陆柒柒的树洞

只是一个很普通又自以为不普通的三心二意的学生罢了

讨厌在梦里体会死亡
我不想死啊
活着多好
干嘛用梦折磨我?

造反将军爱上我

  “阿绫?原来你叫阿绫?真好听!”这座皇宫内院的高高假山上,洛天依欢快地晃动自己的一双小脚丫,“我终于知道你的名字了!”
  被这么叫的女孩温柔地笑笑,“外面迟早会乱,天依打算怎么办呢?”
  “唔……我只想活下去。”
  乐正绫嘴角的笑意加深,“真是简单又困难的想法呢。”
  “你会陪我吗?”
  “也许吧……”乐正绫轻拍洛天依的头,顺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记得谁都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那你呢?”洛天依偏过头,靠在乐正绫的肩膀上,“我的阿绫肯定最可靠。”
  “作为一个小宫女,危险性不大,你只要坚持这几年,我就能来带你走。”乐正绫温柔地抚过她的鬓角,“但是我不在的日子,你必须靠自己。”
  “唔…”洛天依慢慢坚定目光,“嗯!”
  一晃多年过去,皇帝的荒淫无度,终是逼得臣民皆反,其中,势头最盛的便是那被皇帝敌视,不得不反的乐正将军。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快出来!公主殿下……夜深了!”
  侍卫们拿着火把与大刀,一点一点查看这片树林。
  洛天依猫腰躲在一棵高大的树上,身上一袭大红宫裙皱皱巴巴,沾满了脏污,还有许多划开的裂口,双手努力扒住有些滑腻的枝干,屏着呼吸,尽可能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但侍卫们明显经验老道,每一棵树都会朝上捅刀。
  近了,越来越近了,洛天依紧紧咬住叼在嘴里的簪子,鼻头酸涩地想落泪,却又硬生生憋住。
  她一个人势单力薄,没有任何防身术,最终被侍卫们找到,微弱的反抗被侍卫轻松消弭于无形,为防她再跑,干脆粗鲁地将她五花大绑后带回去,公主和亲的喜轿再次上路。
  “报!将军!后续大军已到达。”
  “立即攻城,降者不杀。”
  枣红的高头大马背上,包裹在冰冷铠甲里的将军,用沙哑且冷漠的声音发出指令。
  乐正麾下的军队异常强大,一场攻城战竟只花费了一天。
  “报!皇帝派出的和亲队伍到达我军,请降。”
  “杀。”将军的命令,仍旧冷漠异常。
  快要打到皇都了,才想到服软,怂人。
  乐正绫冷漠指挥,命令军队休整后继续攻城。
  不出所料,待到攻下皇城,皇室众人早已逃的不见踪影。
  乐正绫常年不见喜怒的脸上浮现一抹轻轻的笑意,传令自己的人去寻一名叫天依的宫女。
  洛天依再醒来的时,脑袋里一片混沌,一双迷茫的眸子呆愣地盯着头顶的木质天花板,良久,思绪回笼。
  她依稀记得,她昨晚趁机逃跑,最后还是被侍卫们抓回去了,然后……就到这里了。
  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洛天依迷茫地敲敲脑袋,警惕地环顾四周,却并没有人来回答她的疑惑。
  她仔细查看了这间屋子后,发现自己很可悲地被软禁了,对方提供她的吃喝,但不许她离开,想到那个约定,她很是焦灼,想回到皇宫去。
  当年阿绫不肯告诉她全名和身份,自然有她的道理,而现在,能见面的地方只有约定好的皇宫,她却回不去。
  她猜测了很久,既想不出阿绫的身份也摸不透到底是谁把她软禁在这里。
  待到她终于想出个所以然的时候,这间屋子的大门也缓缓打开。
  “还好,我当初留了一个人在你身边……”乐正绫的眼底,满满失而复得的欣喜。
  天知道当她知晓洛天依被充作公主送去和亲时,发生了什么。
  “嗯!果然我的阿绫最可靠了!”洛天依含着泪,微笑着扑向她的爱人。
  新一代国家建立,女帝登基,携手她最爱的皇后。

VC 轮回成神 第九章 回归天一 【不可说】

  “叮咚~”
  “乐正小姐您好,真对不起,错漏的空调遥控器给您送过来了。”
  “砰!”
  “天依醒醒,起得来吗?你发烧了……”
  “算了我抱你走吧……睡吧睡吧……”
  “没事,睡吧……马上就到医院了……”
  ……
  早晨醒来时,洛天依才惊觉原来自己是在做梦。
  还是奇特的梦中梦,在梦里死了两次。
  乐正绫抱着她,还在沉沉睡着。
  看着爱人的睡颜莫名不安,梦里的两次死亡,她都死在乐正绫之前,但当时的局面很明显,她的阿绫也并没有比她多活多久,甚至……更痛苦。
  不,那只是一个梦而已,不可能发生的。
  用目光描绘了一下爱人的五官,又到时间汇报了,洛天依从枕头底下掏出手机,翻身背对乐正绫,登录了某个特殊渠道。
  “一切正常。”她这样编辑着,点击发送。
  背后的呼吸声变了,爱人睡醒了,她立刻退出渠道,转而随手点开一个社交软件,仰起头来,“起床吗?”
  “嗯……”乐正绫用下巴摩挲洛天依的发顶,声音透着刚清醒的沙哑懒散“想去哪里玩?”
  洛天依顺势反身在她怀里拱了拱,“海边吧,我们看海去。”
  话一出口洛天依便是一僵,好熟悉……这个对话仿佛在记忆里出现过。
“好啊……”乐正绫没有察觉到怀中洛天依的不对劲,闲适地长出一口气,微微抚动洛天依的碎发,“那起来呀……”
  更熟悉了……
  “嗯。”洛天依满脑袋想不通,没心情打闹,麻利地起了床收拾。
  乐正绫这才发觉不对劲,跟着起了床,却又忍不住问怎么回事。
  洛天依默了默,摇摇头不说话。
  只是一个奇怪的梦而已,没必要影响到她们难得的假期。
  俩人打理好自己,准备出发的时候,洛天依有一种恐慌感浮上心头,脑袋里出现的清晰记忆越来越多,却又有些无法理解。
  “阿绫……”洛天依白着脸,求助地看向乐正绫。
  乐正绫暖暖的怀抱从未变过,洛天依红了眼眶,心口绞痛,为爱人心疼。
  “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好么?”乐正绫轻轻拍着洛天依的背,脸上的心疼让洛天依更加难受。
  “不……”洛天依拉住乐正绫的袖口,“我没事,你抱抱我就好。”脆弱的眼睛拦不住逃跑的眼泪,洛天依回拥住乐正绫,埋头无声哭泣。
  她想起来了,那些发生过的事情,并不是她安慰自己的梦境,是切切实实发生过的事情,她和她的阿绫,已经死了两次了。
  自己好没用好渺小,她甚至,还间接害死了阿绫……
  “对不起……”事情发生后再道歉又有什么用呢?洛天依抬起朦胧泪眼,双手勾住乐正绫的脖颈,补偿一般,对准那张鲜艳红唇送了上去。
  但毕竟在主动这件事情上,洛天依可以说是经验为零,乐正绫反而因爱人生涩的吻技煎熬着,干脆伸手扣住洛天依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唇舌交缠间,口把口地教她接吻奥义。
  刚刷牙不久,连水都还没来得及喝一口就接吻。牙膏的薄荷味道,两方叠加后在口腔给予清苦感受,又舍不得因这种小理由分开,只好强迫自己沉迷于唇舌之间,这样忘记苦涩的一切,到最后,薄荷的清苦被消磨完毕,清凉的回甘,仿佛在说苦尽甘来这个大道理,当然,更有理由沉迷于此了。
  “傻瓜,呼吸!”乐正绫拍拍懵懵的洛天依,忍不住又凑过去渡了一小口空气。
  “……”洛天依的脸因为刚刚的缺氧变得通红,眼里的泪光还未散去,难得水光潋滟一次,端得一副魅惑相。
  乐正绫吞了吞口水,有些色上心头。
  “天依,今天不出去玩了吧……我……我觉得白日宣淫很有意思啊~嘿~”
  眼睛弯出狐狸样,非将自己一副好皮囊作践得滑稽。
  “你……我……嗯……”洛天依呐呐,还没说出好或不好,人已经被乐正绫抱起,一张红脸埋在爱人的C杯里,算是默认。
  乐正绫,骨子里就是这么强势的,轻易不显,可是,她偏偏特别喜欢强势时的她。
  不用再思考任何事,世界里只剩下一个绫,她红棕色的发丝轻轻撩拨自己的灰发,一双丹凤红眸总是那么水润,她轻轻一个眼神就感觉被她深情凝视,她纤细的手指抚过她鲜红的唇畔,她饱满红唇蹭了蹭自己的鼻尖,再俯下含住自己的唇。
  洛天依想起,乐正绫夸她的唇色,“天然粉嫩,香甜好吃。”
  也因此洛天依只用无色透明的唇膏,从不用口红掩盖自己的唇色。
  这一次的吻并不深,红唇离开了粉唇,转而凑到圆润耳垂,吐出粉舌轻舐,这一只耳垂宝宝就羞答答地红透了,双胞胎另一只仿佛受到了惊吓,红唇的舐舔还没过来,跟着红透了。
  红唇对此很满意,转而又过来吃樱花果冻,然后是下巴,脖颈,圆润肩头……
  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窗户外面的阳光十分明媚,透过栏杆照进寝室里留下监禁一般的影子,床上只有一个自己,身边那个空掉的位置冰冷。
  洛天依的心就跟着冷了下来,身体酸软,脑袋懵懂,她唯一想到的是,“阿绫出去会不会有危险?”
  眼前立刻浮现凶猛扑向活人的非人,它们眼中只有血肉,甚至病变的自己咬住乐正绫的脖颈,而乐正绫微笑着,任由自己咬破脆弱的动脉,鲜血喷溅,和她的红唇一样,和她的纤细指尖一样,最后全部融化,一大片一大片的鲜血,充斥她的视网膜。
  是了,阿绫都是因为自己才会死的。
  阿绫那么厉害的人,没有她这个拖累,至少可以多活一段时间啊。
  自己,好没用……
  “……天依不怕,假的假的那些都是假的,我在这里,不要再想了,只是一个噩梦,没事的,乖~抬头来看看我……”
  梦,噩梦,只是梦,吗?
  洛天依才终于回到现实世界来,再一次看到完好的乐正绫。
  “阿绫……”洛天依咬唇,“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事,害了你,你……”
  未完的话被红唇封住,乐正绫抱住洛天依,“我爱你啊傻瓜。”
  爱一个人就可以做到这么多吗?洛天依心疼这个傻傻的阿绫。
  “爱一个人就要接受她的一切,而且,你这么笨~我不护着谁护着?神吗?”
  到底是谁笨呢?
  额头抵着额头的感觉,说不上来的舒服,与阿绫漂亮的红色眼睛对视着,洛天依几乎就要说出一切了。
  “阿绫,这次国庆结束后,我要请假去你那里住一段时间。”
  “好。”乐正绫不问缘由的信任让洛天依很舒心,破碎的心终是得到了修复。
  “只要我的小天依开心~”
  嗯,所以不开心的事情就不要那么早让你知道了,我们先开开心心的,过好这世界突变前的日子。
  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好好过完国庆。

这人
怎么那么矫情?
一天到晚
胡思乱想
玻璃心瞎敏感
大概是个神经病吧?

什么叫脑子仿佛一团浆糊?
从早上八点到早上四点
应该就是这样了
失眠之旅大概还要继续……

VC 轮回成神 番外 回归的选择柯一

  小小的单间门窗紧闭,便无光可入,唯一的光亮,是这间房里的电脑,伏在电脑前不小心睡着的少年打了个寒噤,从浅眠中醒来,眼睛被这冷光刺地眯起。
  怎么回事?他不是……
  不对,他怎么死了两次?
  徵羽摩柯摸索着,站起身来,稍稍远离了光源眼睛才好受些。
  都是怎么回事?
  “咔嗒”开了灯,徵羽摩柯狐疑环视房间,总觉得不现实。
  走出门去,见到的一切也没有任何变化,最终停在公共洗浴间。
  他走进去,拧开了水龙头,水打在手上的感觉冰冷,扑在脸上的感觉更冷。
  徵羽摩柯便想明白了。
  不过是电影里那样,轮回罢了。
  有隐隐的吹风机声音,能猜到是对面的女用洗浴间有人刚洗完澡。
  徵羽摩柯转身回了房间,没有擦干的水顺着下巴曲线滴落,狠狠地砸在地上。
  第一次第二次,他都出现了致死反应,很明显,这支没有经过大量实验的病毒问题很大。
  但第二次死亡前连逃跑都没有跑出去,问题出在哪里?这间实验室里有和他一样的人吗?
  徵羽摩柯面上不显,继续在电脑上处理他睡着前整理的资料。
  将军大人好像并没有出现致死反应,甚至是按照他设计的初衷得到强化,所以计划不得不修改了。
  至于将军大人的所谓妹妹……将军大人总会再遇到的。
  计划中的第二天到来,徵羽摩柯按时来到实验室做研究,沉默地在座位上敲打键盘。
  “徵羽研究员,今晚和我们出去玩吗?”隔壁座位的研究员偏头询问。
  “不想出去。”徵羽摩柯摇摇头,连眼神都懒得丢一个。
  被拒绝的研究员耸耸肩,无趣地转回去了。
  “呼~”徵羽摩柯松了一口气,偷偷抬眼看向正前方的那个高挑身影。
  他这次不叛逃的话,是不是意味着可以试试表白?
  像是想到了什么,徵羽摩柯又把眼睛定格在电脑屏幕上。
  但总是,鼓不起勇气去表白……姐弟恋什么的,很多女生都不喜欢呢……
  唉……
  这一天,又平平淡淡地过去了,只是第二天早上,一众研究员才知道,他们用了十来年的那个研究对象,昨晚逃跑了。
  可惜可惜,基因那么好的实验体,居然就这么跑了,还好数据都还在,不影响后续研究。
  没几天,一位研究员的病毒研究终于取得重大突破,研究员们自然是喜新厌旧的,投入到新的研究中去了。
  “将军大人,您记着,成功出去之后,别向着机场走,直接去码头,我给您联系了黑船,一路上注意安全。”
  “谢谢你,摩柯。”
  但徵羽摩柯忘记了,改变了将军大人的出逃时间,将军大人便不可能偶遇他的妹妹。

果然
有家的孩子是块宝啊
我爱爸爸妈妈

余生(言战)

   @8言和8 这是之前约定好的言战糖,一篇纯洁的糖,开车果然是成妾做不到啊😓
  余生,既有灾后余生的意思,也有余生唯你的意思,取题目时突然想到的双关语哟😉
————————————————————
  还能睁开眼睛看到一片白茫茫的时候,战音有些回不过神来。
  “奶奶!”
  “奶奶醒了!”
  “快去叫姐姐!”
  有难掩激动的稚嫩童音在耳边,很近又很远,她看见几个模糊的影子,都是她熟悉的孩子,一手带大的孩子们。
  “奶奶,有哪里不舒服吗?”有孩子在问。
  她动了动唇,干涸嘶哑的嗓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好不回答,仍旧躺在白色病床上一动不动,她的视线模糊不是因这场灾难而来,但她的右手,似乎已经因此不存在了。
  她想动动手,动动脚,偏偏头,至少确认一下自己是否完好,最终却又无能无力。
  这场地震来的突然,她和孤儿院的阿姨带着孩子们往外逃生,却又发现有几个孩子没跟上,回身去救,房子就在那时倒下了。
  被压在沙土下,有一只手失去了知觉,还要故作平常地安慰和她一起被困的孩子,可惜她这个老人家还是撑不到救援到来。
  失去意识前战音以为自己真的就要这样死去了,想不到居然还能够得救。
  “奶奶。”有清隽的声音在附近,战音动了动眼睛,想要努力辨认那个模糊的影子。
  “阿和回来了。”
  战音突然停止了动作,有些迷茫。
  阿和?阿和是谁?噢,是那个孩子啊……
  真是,久远的回忆呢……
  “奶奶,”那道清隽的声音接着说,“院里的孩子们都平安救出来了,没什么大碍。”
  战音眨了眨眼睛,又听得那声音继续。
  “奶奶放宽心,听阿和说,阿和的生意早已经做够了,孤儿院的重建已经开工,也有人接手管理了。”
  这下才是真的安心了,战音平静下来。
  “奶奶您就好好养伤,老人家骨折不容易好。”
  战音微微弯了一下嘴角,心里暗叹还是这姑娘最懂她的心。
  “阿和不管,阿和最喜欢的就是姐姐!”回忆里那个倔强的小女孩,这么多年一点没变,也是从那时起,她要求院里所有的孩子叫自己奶奶。
  这么多年了,她倒也变成了真的奶奶了。
  “奶奶要喝点水吗?”言和虽然这么说着问句,手下已经将战音扶起来喂水了。
  “奶奶现在愿意答应我了么?”
  “阿和不急,反正现在你只是我的奶奶了。”我一个人的奶奶。
  战音听懂了言和的言下之意,眯了眯眼。
  “奶奶,”言和清隽的声音有些哑,“阿和之前不该和你赌气,但是奶奶……”
  额头上清润的吻让战音有些不知所措。
  “老了,你老了,我也老了……”
  也是,这么多年了,再有什么大不了的也都过去了。
  战音慢慢弯起眼睛,嘴角上扬,将眼前那个模糊的影子,用记忆里红着眼圈的少年言和填补。
  言和自是懂了战音的意思,也高兴起来,“奶奶!不,lorra!我爱你!”
  战音仍旧笑着,那就是最好的回应。
  “真庆幸奶奶现在看不到阿和老去的模样。”言和欣喜感叹着,抱住战音打算深吻。
  周围的几个孩童并不懂这两位的互动,她们只是嘻嘻笑着,看着言和用几道新疤的双手轻轻抱起她们的院长奶奶,一如在地震第二天言和用鲜血淋漓的手抱出昏迷的战音一样。
  这两个人,早该在一起了。

坑队友(南北组)

@中国好胖子 客官,您要的南北糖做好了!
写的时候pass掉了很多想法,最后选定了这个,真真是纯纯的糖,一丢丢前期的渣子都没有。
黑心厨娘依X挑嘴网瘾绫,感觉好萌好萌啊!甜到腻!
然后就是脑洞取材于打王者荣耀的室友,那位有一次游戏打到一半外卖到了,然后……你懂的~
——————————————————————
  “Triple Kill!”
  “Shit Down!”
  “Quadra Kill!”
  只着一件长款T恤,散着一头红棕长发的少女乐正绫,盘腿坐在客厅厚实的羊毛地毯上,抱着手机,手指不住地戳戳戳。
  “哈!这把MVP又是我的!”
  她的喜悦溢于言表,不自觉提高了声音。
  在房间睡午觉的洛天依,便迷迷糊糊地醒了。
  “哈~阿绫下午好吖~”秀气地打了一个哈欠,洛天依揉着眼睛,睡衣上的长耳朵红眼兔随着她扭动,弯腰凑到乐正绫身边,“又打游戏呢~”,上扬的尾音香甜软糯,叫人忍不住想吃。
  “么~”乐正绫转头亲了一下老婆,开心地点点头。
  “么~”洛天依回亲一下,站起身来,“那我去做饭啦,想吃什么?”
  “不吃胡萝卜!”乐正绫头也不抬,继续抢人头大计。
  “好吧……胡萝卜那么可爱,为啥就是不肯吃它呢……”洛.最爱胡萝卜.天依的自言自语因进了厨房渐渐变小。
  叮叮咚咚的厨房乐曲,混合着“Double Kill!”的游戏声,在这个午后奏响。
  半小时后,洛天依拿筷子夹着一片沾了糖的西红柿,颤颤巍巍凑到乐正绫嘴边。
  抬头一口,给出评价:“这次的番茄买的好,不用沾糖吃。”继续埋头沉迷游戏。
  “昂……”洛天依回厨房接着忙乎。
  十分钟后,夹着肉片的筷子又颤巍巍凑到乐正.挑嘴.网瘾.绫嘴边。
  “嗯,这个味道OK,不用回锅了。”乐正绫玩游戏的手顿了顿,向洛天依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对肉片的味道还算满意。
  洛天依笑眯眯地回了厨房。
  又十分钟后,洛厨娘捧着一个小碗,里面装了刚好一口的热汤,小勺子喂到乐正绫嘴边。
  “emmmm,咸了点儿。”乐正绫咂咂嘴,新一局游戏正好开始,头都不抬一下。
  “噢……”洛天依的尾音意味深长。
  再十分钟,洛天依重新端着那个小汤碗凑过来,碗里刚刚好一勺子汤泡饭。
  “好吃!”乐正绫把手机一扔,拿过空碗歪头卖萌表示还要。
  “开饭啦~”洛天依便拉起乐正绫,笑眯眯地牵着她去了餐厅。
  一顿餍足之后,乐正绫突然忆起……
  “啊啊啊我游戏打了一半就走了!”
  奔至客厅……
  “啊啊啊劳资又被举报了擦!”
  回头怒视……
  “洛天依你故意的吧!每次都这样!”
  洛天依笑眯眯看回去,一脸无辜。
  所以说,游戏里的队友到底为何坑了自己,猜不透。

VC 轮回成神 第八章 气氛突变

  “哈啾!”
  倚着乐正绫睡得迷迷糊糊,洛天依脑袋重重一点,人不禁往前摔,打了一个大喷嚏。
  “冷?”这是一天的傍晚时分,虽然她们一路前进的方向是越来越热,说不定也有些冷了。
  乐正绫扶住老婆,从背包里摸出一件备用的薄外套给洛天依穿上。
  “不冷,我觉得肯定是有人在背后念叨我,比如我老师!”口里反驳,人还是顺从地伸手穿衣,揉着眼睛,洛天依一脸的迷糊,声音软糯,端得是无辜可爱。
  早上的江船之旅结束,俩人就上了前往X城的小火车,因着洛天依想慢悠悠看风景,便抛弃了飞机这一最佳选项,买了火车的软座票,结果说要看风景的家伙,一上火车就开始呼呼大睡,直到刚刚因一个喷嚏醒来。
  乐正绫点点头,不再说话,拿出背包边上扣着的保温水壶打开。
  鉴于洛天依之前在江上两度落水,乐正绫还是有些担心洛天依会感冒,炎热天气感冒更不容易好呢。
  “嗯……”洛天依揉揉脸,完全清醒过来,接过了水壶喝水。
  “本次列车即将到达X城,有在此站下车的乘客……”
  “啊……这么快就到了,我都还没看风景呢~”放下水壶,洛天依有些不甘心,尾音上翘,撒起了娇。
  乐正绫拿过水壶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忍不住笑,“谁叫你一上车就开始睡。”
  “哼,”撒娇失败,洛天依瘪瘪嘴,“不行我不开心,你得给我颗糖吃!”这才暴露真实目的。
  乐正绫立马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颗糖来剥开喂到老婆嘴里。
  草莓味的,天热,又有乐正绫体温加持,糖表面已经有些融化,含进嘴里的时候特别甜,洛天依眯眯眼,满足地开始帮忙收行李。
  “不用。”乐正绫捉住老婆的双手,顺嘴舔了舔老婆唇上沾到的糖液,继续收拾。
  【啊啊啊乐正绫怎么越来越放肆了!这是大庭广众之下呀啊啊啊!】
  洛天依双手捂着的脸颊通红,羞得无地自容,偷眼看其他座位的乘客,好像没有人注意这边的样子,才微微放宽心。
  突然觉得嘴里的糖简直甜得齁嗓子,洛天依舔舔唇,咔嚓咔嚓咬碎了这颗可怜的糖。
  火车开始减速了,乐正绫也已经把两人的背包收拾好,站起身将行李架上的小皮箱取下来。
  “不走?”背好了自己的背包,又帮洛天依背上她的背包,看老婆还捂着脸羞答答地站在原地,乐正绫挑眉,凑近老婆耳边低语,“信不信再给你来个法式舌吻?”
  “啊啊啊乐正绫你你你……”
  洛天依双手放下,露出来的脸蛋红得可以滴出血来,急忙忙就往车厢外走,乐正绫大拇指蹭蹭自己的唇,坏笑着拉着行李箱跟上了。
   这一路到X城,可是越来越热,冬季穿短袖的热带气候可不是说着玩的。
  冬天自然是要去炎热的地方浪啦!
  是以,洛天依一下车,就感觉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热……”洛姑娘冲着后面跟上来的乐正绫嘟嘟嘴,绫姑娘便默契地伸手接过老婆取下来的背包。
  脱掉刚穿上没多久的薄外套,洛天依才觉得凉快了些,鼻头就痒痒的,又想打喷嚏。
  不,她绝对没有感冒!
  不想穿回外套,洛天依揉揉鼻子,抑制住了打喷嚏的欲望。
  乐正绫正将外套放回背包,没看见洛天依的小动作。
  接过背包重新背上,俩人手拉手走出了车站。
  到达目的地,第一件事当然是找地方落脚,本着“节约用钱,人人有责”的原则,俩人入住了一间风评还不错的旅馆大床房,价格实惠。
  落脚完成接下来肯定是去找吃的!洛吃货表示,才不是她饿了,是老婆乐正绫兴致勃勃要带她去踩好点的小吃街的!
  包子铺的老板掀开蒸笼上的白布,白雾氤氲,若隐若现中,一个个包子馒头福气满满,看起来体态富贵,宛如年画上的福娃。
  淡黄的纸袋子装上一个大肉包,捧在手里的触感暖得十分满足,咬一小口便触到了馅料,肥瘦相间的五花肉,一点点香菇,一点点香油,忍不住再咬一小口,撒在包子表皮上的芝麻葱花就跟着上了戏台,细碎的一小点,令肉更加鲜美,香菇更加香甜,绝配!
  南北组晶亮的眼睛对视着,就那样一小口一小口地吃完了滚烫的大肉包。
  倒也难怪这家包子铺晚上还做生意。
  肚子里暖暖的,额头上跟着见了汗,天热偏又吃得热,凉皮摊便恰到好处撞进眼里。
  早就煮熟放凉了的凉皮呈半透明状,两指宽,老板用筷子往大勺里一夹一掂,刚好就是一碗的分量,倒点酸醋,丢点葱花,撒点盐巴,扔些豆芽黄瓜胡萝卜丝,老板娴熟地搅拌一番,大勺一翻就进了一次性碗里,最后淋一点辣椒油,味道更加丰满。
  一人一碗,坐在简易的塑料桌椅前开吃,清爽凉皮,脆口蔬菜,酸辣过瘾,吃完后洛天依双唇辣得艳红,内凉外热,又是一身大汗。
  洛天依不开心地摸摸脖子,不出意料一手的汗,看乐正绫居然只是微汗丢丢,风一吹就没了踪迹,大呼不公。
  乐正绫无奈,被迫给老婆买了一支抹茶味冰淇淋,洛天依这才作罢。
  吃完冰淇淋暂时没心情吃东西,洛天依默默瞟了一眼乐正绫手里的烤串,厚实孜然分量十足,晒干的辣椒籽偏又足够饱满,一看就辣的不行,洛天依又默默收回了目光。
  好吧其实是她想吃又热得慌!
  看着乐正绫各种吃吃吃,辣辣辣,一路不爽终于出了小吃街,打包了碗馄饨,俩人回了旅馆,有空调吹就吃得舒服,洛天依暗暗下定决心,明天买一堆没吃着的回来吃!不给乐正绫!干脆转头借洗澡改换心情。
  乐正绫坐着休息了会儿,听着洛天依洗澡的流水声心里痒得不行,摸摸蹭蹭想偷看,发现洛天依居然忘了关门,呀嘿!
  脱掉外衣打开门,一如意料中那般看见洛天依一脸懵逼,急忙扔掉花洒挡着胸前去赶她,乐正绫眼疾手快关了门,挡在门前,“一起洗呗,又不是……”
  “啊!噢亲爱的……噢你好棒!快快快再来!噢!啊!”
  突然传来隔壁的叫床声简直魔音灌耳,乐正绫一愣,原来这旅馆为数不多的差评是因为隔音问题么?
  俩人间的气氛突然尴尬地不行。
  “哈啾!”洛天依摸摸鼻子,“那你洗不洗?我……”
  “噢,噢啊!”
  尖锐的叫床盖过了洛天依的声音,乐正绫悻悻退了出去,听到洛天依的锁门声异常郁闷。
  【为啥要省那么点儿钱?我是挣不到还是怎么滴?这么难得的机会……擦,隔壁你是有多浪?!】
  “噢!宝贝儿你太棒了!啊!”
  这一晚,南北是戴着耳机入睡的,这边隔壁才消停不久,另一边又浪起来,简直想立刻退房走人!
  洛天依听着歌便睡得不安稳,乐正绫保持着频率轻拍她的背,让她能够得到一个好的睡眠,后半夜实在困得不行,乐正绫也不可控地放下手睡着了。
  早晨起来时,发现俩人踢了被子滚作一团,耳机不知何时扔在一边,洛天依热得大汗淋漓,脸颊通红。
  等等,空调温度明明这么低了。
  乐正绫摸摸自己的脸,再用手背探了探洛天依的额头。
  “天依醒醒,起得来吗?你发烧了……”
  “算了我抱你走吧……睡吧睡吧……”
  “没事,睡吧……马上就到医院了……”
  “爱你,天依,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