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柒柒的树洞

只是一个很普通又自以为不普通的三心二意的学生罢了

VC 未来的我们 第十章 心星组的四天

  真是奇怪,怎么会有人被那些仅仅造成失重感或者眩晕感的玩具迷住呢?真是无趣。
  星尘不屑地撇撇嘴,跟着心华一路行至博物馆,后门。
  “客人们好,购买游乐园门票即可通行博物馆,但由于权限问题,二位每日只能留馆五个小时,请注意把握时间。”
  机械服务员公式化地进行提示后,在两人的光脑上留下时间提醒。
  “这么短?”星尘有些不满。
  “五个小时也很多了。”心华也有些不满,但知道这已经足够她们俩人逛完这间博物馆了。
  总好过以前进都进不去啊。
  俩人虽有不满,但还是争分夺秒地走进了博物馆。
  从这个不起眼的小木门穿过,再经过一条狭窄的长廊,两人出来时便已位于第一个展厅。
  这一窄一宽之间,倒有桃花源的豁然开朗之感。
  第一个展厅,主题是日常生活用品。
  手机,电脑,这种笨重的还需要充电的通讯工具,早早随着科技改革被淘汰。
  心星组一路淡然地看过去,除了满足一下好奇心,没什么太感兴趣的。
  心华更想看看千年前的人文地理,这种科技相关的东西,她的姐姐……
  心华呆了呆,摇摇头,两年了啊,也不知道……
  星尘眨眨眼,大概猜到了心华的想法,不多赘述,俩人走进了第二个展厅。
  第二个展厅,就是千年前的人文地理了。
  最显眼的地方摆着一副地图,地图是纸质的,泛着岁月的痕迹,边角有些卷曲。
  这玻璃柜内部是真空的,可以最大程度保护这幅地图。
  两人站在玻璃柜前的禁制旁,认认真真地看这副地图。
  “当初,世界没统一的时候,居然有那么多的国家啊,”星尘感叹着,“这个梵蒂冈也太小了吧,怎么也能做国家呢?”
  心华则是痴迷地看着这地图,没有回答星尘的疑问,“纸张上岁月的痕迹,好美……”
  星尘就没有这么痴迷了,看了会子便又去看其他的古董。
  半小时后,心华才从这张古老的地图上回过神来。
  偌大的展厅只剩她一人,光脑上有俩条星尘的留言,“你也太痴迷了吧,没那么多时间陪你,我自己闲逛去了。”
  “第二展厅我已经逛完了,现在在第三展厅。”
  心华回一条消息表示自己知道了,就继续逛着第二展厅,毕竟两人兴趣不完全一致,只是约个伴一起而已。
  待到心华满足地走出第二展厅,光脑的消息已经更新到星尘到第五展厅去了。
  心华也不急,继续闲逛。
  第三展厅都是千年前留下来的有名的文艺作品,就是电影电视剧,小说绘画歌曲之类的。
  文艺作品心华都提不起兴趣来,她喜欢单纯的地理人文特点,而不是这种在当时讨好大多数人喜好用于娱乐的作品。
  第四展厅是当年大事件相关,心华兴致勃勃找了找,因为她收集到的不够全,特别是2915到3116这两百年间,直觉告诉她当时肯定发生了什么,可是被掩盖了。
  可是没有,连博物馆里都没有。
  心华一脸失望,走到了第五展厅。
  据说千年前有一项活动慢慢火热起来,最后又消融于时间。
  第五展厅,就是这项活动相关。
  占卜,从各种似是而非的描述中得出自己所寻找的答案,心华撇撇嘴,对这种装神弄鬼的东西居然能风靡全球表示不解。
  我们家星尘星砂可是能自然而然感受到未来的呢!
  远远地,看到星尘傻愣愣地站在一个玻璃柜前,心华好奇地走近。
  那是一副星星主题的塔罗牌,有太空中遥望地球模样的牌面,有手捧着梅塔特隆立方体的特写牌面,仿佛捧着一颗星星,而让星尘看入迷了的,是一张俩人背对背抬头仰望星空的牌面。
  “有什么特别的吗?”心华好奇。
  “没,就是觉得很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星尘摇摇头,“想不起来。”
  第五展厅就是最后一个展厅了,时间也刚好走到终点,俩人又从后门走了出去。
  “欢迎下次光临!”机器人公式化地送别。
  “咕噜噜……”
  心华看向星尘,星尘则是面无表情地红了脸。
  “哟~你居然会害羞~”心华好笑地调戏道,“我们时间没选对,走吃饭去。”
  下午三点才从博物馆出来,饿了有仨小时了,对星尘这个六岁小萝莉来说,也真是难为她了。
  待俩人在美食街吃吃逛逛,下午居然就过去了?!
  好吧,天黑得早,不过……
  星尘的眼睛亮了起来,“天文馆。”
  “好好好,走吧,明天我们去买书。”
  约定好了行程,俩人在天文馆却只待到晚上八点半,就回去了。
  仿佛回去得太早了……
  心华摇摇头,看着那个满脸都写着失落的星尘,心下感叹“果然还是小孩子”。
  发现自己一直期待的东西,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了,所以失落,心华是这么认为的。
  洗漱完毕,心华回到自己选好的房间打算入睡时,星尘居然抱着枕头过来了。
  俩人大眼瞪小眼,半天没说话。
  “不欢迎?那我回去好了。”星尘傲娇毛病犯了,昂起头,一脸的“敢不欢迎我试试!”
  “……”
  【我无话可说,大小姐你随意。】
  安安稳稳一晚上过去了,心华早早醒来,舒服地伸个懒腰,看星尘还没醒,从行李箱里摸本书出来看着。
  念着是出来玩的,所以只带了最近在看的这一本书,可惜出门前就看得差不多了。
  一个小时后,心华无奈地翻完最后一页,转头看看还在睡的星尘,心下犹豫。
  【叫醒她?还是再看一遍书?】
  自己一个人出门的选项,下意识排除。
  就在心华还没犹豫出个结果的时候,星尘突然皱起眉头,表情迅速变换,仿佛要哭。
  这下子,不用纠结了,心华驾轻就熟地抱起星尘,哄了哄,星尘才从噩梦中脱离。
  “我记得你从小就不做梦的啊,除非……”
  星尘揉揉眼睛,面露奇怪,有些迟疑地回答,“我不知道这次是不是预测,感觉不像,可是……”
  心华拍拍星尘的头,“不急,慢慢整理,你上次不是预测了最近很平稳嘛。”
  “嗯……”星尘还是一脸的古怪。
  俩人起来洗漱,吃了早饭,因为早上的事情感觉做什么都没兴致,干脆宅在房间里打游戏。
  没错,烧脑推理游戏,不动脑的游戏对心华来说可没有什么意思。
  星尘时不时走神,心华便抛弃了她自己玩得欢快。
  走剧情,找线索,解开迷题,游戏结束,心华顿觉落寞。
  “星尘,让我看看你的梦吧。”
  这是她们以前做的一个装置,可以记录梦境,但是不够完善,故而记录下来的梦境有些断断续续的。
  “我刚刚也在看,可是越看越糊涂了。”
  星尘走过来,调试了一下手上的装置。
  一共三个片段,画面总是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切断,最后结束,前后不超过两分钟。
  心华楞在最后那个片段良久,才回过神来,复杂的眼神看向星尘,“按我的理解,这不是预测,这大概…算了,先不急着猜,回去给所有人都看一遍,再下定论。”
  因为这样的事情,这一天俩人就此荒废掉了,连吃饭都没有再离开房间,连带着第三天出门买书也兴致不高,整整低落了一个上午,心华才一拍脑袋,“别想了,我们是出来玩的,她们都在玩我们俩在这纠结,也只是浪费时间。”
  俩人算是想通,决定下午去海边,晒晒太阳,吹吹海风,也许心情会好起来。
  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没想到在海边竟是遇到了南北组,洛天依懒懒散散地趴在沙滩垫上,乐正绫给她细细地搽防晒油。
  不过……【绫某人你口水快下来了……太色情了我受到了伤害!】
  打了一声招呼,乐正绫对星尘居然跟着心华明显感到好奇,但是没有说话,眼神里全都是星尘终于长大了的欣慰。
  这眼神星尘看不懂心华却是看懂了,她同样回以眼神,表示不屑。
  经过海浪的洗礼,俩人终于happy起来,晚上还去戏剧院看了一场无聊的戏剧,对剧中人类的脑回路狠狠吐槽并表示不屑后,俩人表示非常开心地拉拉手,认为自己找到了第二知己。
  第四天俩人又去了一趟博物馆,回味了一番之前看到入迷的物件,最后懒散地走到古淘街闲逛,想看看能不能买到自己想要的书和塔罗牌。
  星尘认为,她那晚上奇怪的梦,和塔罗牌有关系,但是塔罗这东西已经买不到了,只能看看有没有存留下来的古物。
  很遗憾,这种纸与塑料制品居多的物件,好不容易存留下来的都被放进了博物馆,星尘表示很无奈,倒是心华,淘了好几本古书,甚至还有小说,美名其曰见识一下古人们的审美。
  “你确定不是被那家店老板忽悠了?”星尘摆出面瘫脸无情吐槽。
  心华正欲反驳,却被背后某人无情打断。
  “姐姐?姐姐!”
  “星砂?”星尘的面瘫脸松动了一下。
  “姐姐……”星砂很是委屈地凑上来。
  “谁叫你……”
  “诶诶!星尘?心华姐姐?好巧啊!”言舞不合时宜地出现,身后跟着洛亦天。
  “星砂!你看我淘到了这个!”洛亦天向星砂摆摆手,面露神秘。
  星砂果然被引走了注意力。
  “哼!”星尘气冲冲地发出了鼻音,拉着心华就走。
  “怎么,你这是吃醋了~”心华笑眯眯地调笑。
  “才没有!”星尘立马炸毛,脸颊迅速泛红。
  “姐姐!等一下!”星砂发现姐姐跑了,立马追上来。
  “哼!谁是你姐姐!”星尘犯着傲娇,捂着红脸蛋头也不回地继续走。
  “姐姐!”星砂小跑着追。
  “你讨厌得很!别过来!”星尘不爽地加快脚步。
  星砂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一个劲地喊着姐姐追,星尘也从快走变成了跑。
  眼见着这一对姐弟快要离开自己视线,也不知道会跑到哪里去,心华只好把淘来的书交给言舞洛亦天,紧跟着姐弟俩追上去。
  星尘一路瞎跑,待回过神来竟然就是在鬼屋里了,她对鬼神之说有种天然的恐惧,但身后星砂还在不依不饶地追,只好心一横,越发向里走了。
  待心华追过来的,这一对姐弟已经被吓破了胆,真是无奈啊。
  不管怎么说,她们这也算度假了吧,虽然觉得啥都没玩到……嗯……淘回了很多书,不管怎么说,还是赚了。
  心华捧着新进货的各类书籍,继续自己的生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