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柒柒的树洞

只是一个很普通又自以为不普通的三心二意的学生罢了

VC同人 未来的我们 第十一章 南北组的四天

  将一干游乐设施玩了个爽,南北组手拉手,慢悠悠地荡在街道上,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拿着新出炉的手工冰淇淋闲闲地吃。
  刚出炉微热的蛋卷,配着凉爽的奶油冰淇淋,真真是恰到好处。
  “天依!你看这个!”乐正绫突然发现了新玩意。
  “什么什么?”洛天依兴致勃勃地顺着乐正绫的手指看过去。
  “情侣游戏?报名费一人25信用点,一等奖一千点美食街代金券!”大大的牌子上写明了第一名的奖品,洛天依的眼睛亮了起来,“免费的好吃的!”
  于是两人非常开心地交钱报名加入。
  第一关:默契问题
  乐正绫负责写,洛天依负责答。
  “第一题,你最喜欢的食物!”
  “小笼包。”没说的,这个能错就可以分手了。
  “第二题,你最喜欢的颜色!”
  “蓝色。”
  主持人将简单的题目念得抑扬顿挫,以此炒热气氛,简简单单的第一关排除掉了许多冲着奖品来的假情侣。
  第二关还是考默契度,不过是协作赛,脑电波接入虚拟游戏中按组进行对抗。
  排除掉一半的情侣,场上包括南北组还剩八对。
  最后一关就很难了,现实中背着人攀岩。
  攀岩这项运动喜欢的人很多,但这个比赛调整为地狱难度就很难了,一对又一对的情侣中途支撑不住,摔下去,被安全绳吊在半空中,再缓缓送下地。
  但这些,对乐正绫来说,那都不是事儿!
  相比之下,第二关各种拖后腿的洛天依才差点让她们被淘汰……
  “耶!”洛天依领到代金券,高兴地搂着乐正绫欢呼,对于这种大赚的事情,她一直都非常热衷,环境所迫嘛。
  不过,现在可不是去美食街的好时机,两人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幕,一个一个亮起的夜间游乐设施,随意地解决了晚餐,就又欢快地投入游乐园了。
  夜间游乐园晚上十一点结束,两人甜甜蜜蜜从最后一班摩天轮上下来,手拉着手,慢慢走回了酒店。
  其他人已经全部回来睡下了,两人习惯性一一检查,看着大家的满足笑容,南北组相视一笑,一起走进自己房间里的大浴室。
  鸳鸯浴什么的,早就在想了,家里的浴室不够大,在这里总算得到满足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其他人一个没见,看来她们昨晚真的很努力啊。
  洛天依浑身酸软,两人只好取消了今天去水上乐园的计划,洗漱之后就向着酒店前的一整条美食街出发。
  这一块被划为购物区,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只有想不到,没有买不到,不过最吸引洛天依的,还是美食街啦,毕竟代金券在手,天下我有嘛!
  因为昨夜乐正绫的卖力,洛天依今天整个人都软绵绵,走了一会,实在没力气了。
  “我背你吧。”乐正绫自豪又带着愧疚。
  “好……可,可是,周围那么多人……”洛天依小脸通红,害羞却不排斥。
  “没事,你看大家各玩各的,昨天不是也没人注意我们的发色异常嘛!”
  嗯,很有道理。
  于是洛天依非常愉 悦地趴到乐正绫背上,由乐正绫带她在美食街慢慢逛,看到想吃的,就停下买来尝尝。
  “小笼包,叉烧包,奶黄芝麻豆沙包,大肉包,菜包,还有灌汤包~快来吃,快来买,洛氏包子铺欢迎您!”
  遥遥传来的多人合唱声,乐正绫停下了脚步,洛天依也愣了愣。
  “不对。”
  “不对。”
  两人同时出声,又都同时愣住,
  良久,两人才回过神来。
  “你也觉得?”
  “嗯。”
  这个问题,两人都知道是明知故问。
  洛天依从乐正绫背上翻下来,两人决定去看看。
  “洛氏包子铺,听说网店上卖得很火,没想到实体店是这样的。”
  “原来网上说的实体店每家店的店员都必须会唱的歌是这样子的啊。”
  南北组手拉着手,边聊天边往店里走,和被歌声吸引而来的其他顾客并没有什么不同。
  所有的女性服务员都穿着或白底蓝花或白底红花的旗袍,少见地没有全部用机器人代替,南北组再一次愣住。
  这次没有妨碍多少时间,她们很快收敛神色,进店,点餐。
  “啊……好贵……”洛天依心生退意。
  招牌小笼包一百信用点一笼,灌汤包五十一个,其他平均一个20。
  换她自己做,一百信用点做出来的小笼包,都可以全家人吃两顿了好吗?
  这里才一笼,哪里够两个人吃,就是说想吃饱,得花五六百才行。
  “我们就点一笼小笼包尝尝吧,”乐正绫贴心地提议,“看看有没有你做的好嘛。”
  犹豫了两秒,看在代金券还有点数的份上,洛天依还是受不住诱 惑答应了。
  整家店里唯一的机器人就是收银台的收银员了,服务员接单后走到后厨,厨师行云流水地端出一笼小笼包交给服务员,而当这笼小笼包上桌至两人面前时,温度刚刚好。
  “唔!好吃!”南北组一人一个塞进嘴里感叹着。
  “大概是最好的面粉,肉馅,温度,才成就了这份美味吧。”洛天依细嚼慢咽后,轻轻叹息,自己也想用最好的材料做自己喜欢的饭菜啊。
  “可是我觉得没你做的好吃。”乐正绫有些不服。
  “别安慰我了,我自己的水平自己知道。”
  “可是,”乐正绫拈起第三个小笼包送进洛天依嘴里,“虽然材料是最好的,但是明显揉面的手法不如你。”
  “唔……我没吃出来。”洛天依再一次细细感受,并不能够从嘴里感受到所谓揉面手法的差别。
  “唉,好吧。”乐正绫耸耸肩,把最后一个小笼包送进洛天依嘴里,然后摸出一张纸擦去手上的油。
  出门打算结账的时候,收银台的机器人居然程序错误,没有扣除两人的信用点就显示已付款。
  没办法只能找人工,应声而来的服务员检查后言笑晏晏地解释,“这是只针对二位的规矩。”
  “嗯?”南北组云里雾里的。
  “是这样的,我们这个店也是两千年的老字号了,五百多年前,也就是3010年那年,好像是为了庆祝什么,年代太久已不可考,那时店里就定下了这一条规矩。”
  “嗯?”南北组还是表示这么半天,怎么还没说到点子上啊?
  “就是,像你们二位这样的情侣来到店里,不管吃多少,都免单。”
  “哈?”
  世界上居然有做这样亏本买卖的商家,真是奇怪了。
  南北组深觉尴尬,并没有留下来吃个够的无赖想法,匆匆离去,事后又觉得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最终决定在这里的这几天都吃这家店的小笼包做早饭。
  沿着这条美食街走到尽头,向右一拐便是一条杂货街,两人好奇地东看西看,什么也不买,走到尽头再左拐,过宠物街而不入,两人进了古淘街闲逛,反正是看看有趣的小玩意儿,有喜欢的就买。
  不过整条街逛下来也是一无所获,无甚入心,两人在尽头处再次右转,进入了第二条美食街。
  果然只有美食吸引人,逛了两条街又饿了,两人一路走一路买一路吃,走完这条街时天已黑透了。
  回味起昨晚的夜场游乐园,俩人便慢悠悠地再去浪漫了一晚。
  计划中定于第二天的水上乐园,被推到了第三天,担心又一次出现今天的乌龙,今晚乐正绫便没有肉吃了,唉,乐正绫不甘心地苦着脸,抱着老婆睡了一晚。
  一夜好眠,第三天早晨起来后,两人带上一堆夏日专用,拎着前一天购买的零食,晃荡到了水上乐园。
  换好泳衣,摆开沙滩椅,支起太阳伞,洛天依把包裹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摆出来,悠闲地倚着看着远远的人群随着海浪起起伏伏。
  时不时有一抹红棕色突兀地出现在海浪里,洛天依吸着饮料,懒懒散散地笑。
  在这样的环境下,时间仿佛过得特别慢,洛天依迷迷糊糊地眯了一觉,睁开眼就看见乐正绫坐在旁边的沙滩椅上玩光脑。
  而时间,才过去了一个小时多一点。
  “醒了。”乐正绫闲闲地看看她,“不去游一会儿?”
  “哈啊~”洛天依秀气地打了个哈欠,“不怎么感兴趣。”
  “那我们堆沙子?”
  “嗯……也可以,不过你得先给我搽防晒油。”
  “哟~油腻的天依,我喜欢!”乐正绫露出色色的笑容,逗得洛天依噗嗤一笑。
  摆开垫子,洛天依趴在阳光下,由乐正绫的一双油手在她背后来回推拿,舒服地忍不住喟叹,有钱,真好!
  就在洛天依对乐正绫的闲话家常回应得越来越慢,迷迷糊糊又快要睡着时,一道阴影挡在她面前,赶跑了些微睡意。
  “大姐,你们过来了呀!”乐正绫拍拍油腻腻的手,表示热烈欢迎。
  “嗯,过来玩玩水。”心华的声音就响在洛天依附近。
  还有什么不知道的,洛天依懒得睁眼,扬扬手吱了一声,继续酝酿睡意。
  一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什么,乐正绫提议的堆沙子活动最终在洛天依的懒散下流产。
  洛某人,你也太懒了吧,昨晚可没有折腾你啊?!
  回到酒店吃完饭没多久,天就黑了。
  摸出地图思量,南北组决定,晚上去戏剧院看戏。
  行至戏剧院的时候,上一场戏剧刚结束,观众们涌散而出,基本成双成对,有的一人伏在另一人背上,哭个不停,有的都红着眼睛,时不时对望一眼,露出释然的笑,有的则是面无表情,出来后就分手了。
  南北组非常惊异地,看到了言和龙牙俩人,龙牙捂着脸哭个不停,言和一脸无奈地安慰,抬头看到南北组,摆手示意了下,就带着乐正龙牙走了。
  突然被激起了好奇心呢。
  南北组买票进场,戏剧开始上演。
  这场戏故事是这样的,一个少女,在看了一本书之后,与故事中的虚拟人物坠入爱河,于是她迫切地想要见到她的爱人,用尽了所有能想到的办法皆无果,最后如飞蛾扑火一般,为了她那虚无的爱情而死,而在她死后,她竟然见到了她心心念念的爱人。
  舞台上的少女与她的爱人欢快地舞蹈着,戏剧就此落下帷幕。
  洛天依哭得不能自抑,乐正绫大为不解。
  “因为……呜……因为最后的结局看似喜悦……呜呜……却也昭明了那只是主角死前的梦啊……啊!”
  最后的惊呼,是因为乐正绫突然把她打横抱起。
  “讨厌!你这是干什么啊?!”洛天依害羞地烧红了脸,气急败坏地捶着乐正绫胸口,一时都忘了哭泣。
  “哈哈!我是想告诉你,你这不是有我陪着嘛,为什么还要为别人的悲剧故事伤心呢?再怎么伤感,那也只是别人的故事啊。”
  “唉,”洛天依轻轻叹了一口气,“你还说,过几天孩子们开学了,你可就要入军营了。”这件事,一直梗在洛天依心头,不安感始终萦绕着她。
  “……”乐正绫没有回答,抱着洛天依沉默地往酒店走。
  洛天依也搂着乐正绫不说话,她知道这个事情只是她自己没想通,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怕,担忧,都没用。
  回到房间后,两人也仍旧沉默着,洛天依坐在床上低着头尽力说服自己去接受事实。
  “这个世界很公平,”乐正绫才开口,“想要什么,就等价交换。”
  洛天依抬起头来,看着那个倚在门边的人,泪眼朦胧,“我并不想要这份保护,也不想找寻那个真相,我们之前那样,不就很好吗?”
  乐正绫走过来,轻轻抱住洛天依,“可是,我会心疼啊,之前那样的生活,对你来说是最辛苦的。”
  心华总是大把大把地花钱买知识,她控制不住这种与生俱来的渴求,龙牙总是大小毛病不断,不治又不行,一大家子的吃穿用度,阿绫和她两个人能挣的只有那么多,这导致家里永远缺钱,她不得不精打细算。
  一行九人的行踪,总是要担心会不会被追查到,而拥有反追踪能力的只有她,黑入户籍网站做假身份费心费力,能做的也只有她,而她们最开始被逼着保持两个月搬家一次的频率,这意味着上述的事情每两个月必须重做一次。
  这样的生活,几乎所有重担都压在洛天依乐正绫肩上的生活,她们坚持了快两年,没错,两个月后言和龙牙就要满两岁了。
  其实熬一熬,日子不就过下来了吗?
  洛天依还想开口,却被乐正绫堵住了嘴。
  她总是不晓得主动,总是在自己的吻压下来时被动回应,乐正绫默然看着静静闭着眼,睫毛微颤的她。
  她清楚地知道洛天依刚刚未说出口的话,她太明白她了。
  良久,唇 舌分开时洛天依一度头晕目眩到想不起自己想用来说服对方的理由。
  “天依,我们不能浑浑噩噩地活!熬日子没有意义!”
  如同一道惊雷,直直劈进洛天依晕眩的脑海中。
  是啊,自己之前的理由真的太可笑,熬日子,熬下去之后呢?熬到言和龙牙长大又怎样?她们仍旧是躲来闪去,被惊讶的目光环伺,得不到这个世界的认可。
  心结,就这样解开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洛天依终于醒悟过来,她紧紧抱住乐正绫,痛哭流涕。
  乐正绫同样紧紧地回抱她,在这一刻,她们的主观终于完全一致。
  第四天早晨醒来时,洛天依一双眼睛肿得根本睁不开,乐正绫手忙脚乱地给她热敷冷敷,忙忙碌碌荒废掉又一个上午,不过感兴趣的都已经逛完了,心结也解开了,两人手拉手单纯地闲逛,还很凑巧地九人齐聚,刷了一把鬼屋,具体如何后文再提。
  鬼屋,火锅,南北满足地回到自己房间。
  “啊!我想起来了!”乐正绫突然一拍脑门,“温泉我们还没去过呢!”
  热气蒸腾,白皙的皮肤透出粉红,湿哒哒的水珠在这光滑的绸缎上轻轻滑落。
  洛天依双眼迷蒙,双唇微肿,软绵绵地搭着乐正绫的肩膀,“今天就让你吃够好了,明天我可什么都不干了。”
  “好好好……”
  得亏这温泉分出了小房间,俩人才能玩的欢快,狠狠吃肉。
  度假之旅到此结束,乐正绫觉得改变了老婆的心态,这才是最大的收获。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