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柒柒的树洞

只是一个很普通又自以为不普通的三心二意的学生罢了

VC 未来的我们 言和番外

  “唔……”言和乖乖地躺在自己的小床上,舒舒服服地吸着奶嘴。

  就躺在另一张床上的乐正龙牙,虽然也是吸着奶嘴不说话,但总是不舒服地哼哼两声。

  言和知道,他想咳嗽。

  她非常熟悉这个一起出生的哥哥的小动作。

  大概是前几天的搬家让他不舒服吧,这过一段时间就搬家的日子好烦啊,哥哥都不知道生了多少次病了。

  这一下,就想起了之前。

  她出生前就能清楚地观察周围环境,那时,她似乎是个刚成型的胎儿吧。

  泡在温暖的水(营养液)里,有两根管子,一根接在她的肚脐上,一根接在哥哥的肚脐上,但是,她动不了,她只能维持着紧紧抱着哥哥的动作。

  哥哥的心跳,一直是那么有力的,但是他从没有睁开眼睛,回应她。

  那天,有一个裹在白色的东西里的人,只露出一双眼睛,来到她们的面前,将某种东西放进了她们的水里。

   “滴滴滴!”那个东西发出了声音,亮起了红色的光。

  “216号实验体,探测到生命迹象,繁殖成功”那个人说的话,她听不懂。

  于是,她们所在的瓶子(培养箱)被拿了出来,她也是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原来只是一个小小的瓶子,而这个瓶子,还有许多,她虽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但她还是看见了那些密密麻麻的瓶子。

  被那个人带走之后,她看到了另一个一模一样的瓶子,那一对和她们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却是白发,她回过眼神看着自己哥哥的黑发,暗戳戳地觉得顺眼多了。

  而那个瓶子里,大概也有一个和她一样的存在,她感受到了窥视的目光,同时,也感觉到了嫌弃。

  【哼!各嫌弃各的,果然还是自己哥哥好看!】

  第二天,就有四个姐姐来看她们,一个灰发,一个红棕发色,两个紫发。

  那两个紫发姐姐看起来一模一样,似乎又各有不同。

  【啊,发现了!有一个姐姐胸前扁扁的!】言和非常高兴地找到了不同。

  “阿绫阿绫!她们和星尘星砂一样,也是抱在一起的双胞胎欸!”那个灰发姐姐非常兴奋地趴在她们的瓶子面前,她看见了满心的欢喜。

  “嗯,”那个红棕发色的姐姐微笑回应,“以后肯定是可爱的孩子们。”

  “可是,阿绫,她们两对怎么发色不一样?”

  “博士的实验越来越完善了,他可能做到了两对基因完全分离吧。”

  言和的心理活动大写的懵逼,完全听不懂对话。

  “小可爱们,还有一个月,你们就可以出生啦,这个美丽世界非常欢迎你们的到来!”灰发姐姐贴在她们的玻璃壁上轻声呢喃。

  言和不能理解她们说的话,但是,善意却是能感受到的。

  被欢迎了,有些小开心呢。

  “真是的,等他们出生了再看嘛,现在都是些什么都不知道的细胞组呢!”那位胸大大的紫发姐姐发起了牢骚,言和倒是没感受到什么恶意,就是些许的不耐烦,“我还要看书啊!”

  “她们可都是珍贵的基因体,”另一个胸扁扁的紫发姐姐痴迷地看着她们,她却反而周身泛起了寒意。

  …… ……

  还没等到她们离去,言和就有些困倦地睡着了,待一觉醒来,面前的两位紫发姐姐倒是不见了,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姐姐还在的时候,那红棕发色的姐姐突然对着灰发姐姐邪气地笑了。

  然后她们两人拥在了一起,一派火热地吻着对方。

  言和有些奇怪,细细看去,发现两人的发梢都是带黑色的,这才明白过来已经不是之前的两位姐姐了。

  “博士把我们造出来,就为了成为别人手中的刀呢。”

  深吻结束后,灰发姐姐率先开口。

  “你就查到了这些?”话语中却是有些不满。

  “还查到了外面的世界,博士大人背后可是有大人物支持的~”

  “可是我们的基因只能繁殖一个个体,他费了那么多功夫也才繁殖出每人两个,”

  看到红棕发色的姐姐一边慢慢分析一边剥开灰发姐姐的衣服,言和嫌恶地闭上眼睛,可声音还是传入耳中。

  “我想不到,他费那么大功夫把我们从基因繁殖成个体的动机。”

  “唔哈~呼~”灰发姐姐的声音很是煎熬,似乎又带着快感,“也许……只是这个国家想尝试一下……唔呼~我有查到五百年前完成的……‘人类基因组计划’……哈啊……但是在计划完成二十年后……出台了法律法规……禁止创造基因……”

  “哦?哈唔~那你的意思是,可以逆推出来那20年发生了什么?”

  “唔哈……我们的好姐妹也想到了……唔嗯……可是那20年发生的事情被……呼~被封的太严……我和她联手都……都攻不破防火墙。”

  “你们俩都攻不破的防火墙,看来是高于国家的世界联盟了。”

  “唔……只能这么说……啊……阿绫……别说了……唔呼~给我吧!我要!”

  言和似懂非懂地听着,待到二人离开时,她又一次睡着了。

  再醒来,就是出生的日子,她们被姐姐抱着一路逃跑,温柔的那个灰发姐姐抱着她和她的哥哥,身边的平胸紫发姐姐抱着另一对白发双胞胎,那个和她一模一样的白发婴儿和她身边的哥哥一直都在哭,她不耐烦地拍拍哥哥,哥哥居然就不哭了。

  红棕发色的两个姐姐纠缠在一起,但明显,坏的那个打不过她。

  还有两个小个子黑眼睛的追着她们,最后把平胸姐姐包括她怀里的双胞胎抢回去了。

  不过也因此拖住了她们似得,大家最终成功逃离。

  她小小的脑袋不能理解,大家逃离后她就困倦地睡着了。

  再醒来,大家就在破房子里,外面下着大雨,身边的哥哥一直在咳嗽,发着高烧,很是难受。

  大家逃出来的时候没想起带药品,温柔的灰发姐姐焦急地想办法给哥哥降温,但是没什么用的样子。

  那时奄奄一息的哥哥是怎么活下来的?言和疑惑地看着睡在隔壁床的哥哥,好像就是从那之后她们就一直被姐姐们分开睡了。

  为什么呢?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