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柒柒的树洞

只是一个很普通又自以为不普通的三心二意的学生罢了

嘿,白兔小姐你好!

  疯狂的人们在舞池拥挤,高台上的歌女唱着high歌,顺着旋律扭动身体,鲜艳色彩的镭射灯摇晃着,配合时不时喷射而出的干冰,眼前的一张张美脸扭曲又迷失。
  如此纸醉金迷,如此放荡不羁。
  乐正绫坐在二楼,她趴在桌子上偏头俯视而下的这般景象,就是混乱但有序的。
  很无趣……
  想打架……
  怎么不来趁机揩油的傻逼给她解解闷。
  伸手摆弄着桌子上的空酒瓶,乐正绫半眯着眼,思考着主动搞事被哥哥训的可能性。
  真是的,不就是失恋嘛,她何必……
  半眯的眼睛睁大,突然划过一道光,眼睛的主人,好像看见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灰色长发绑成马尾,戴着标配的兔耳发箍,画着淡妆,可爱的脸故作成熟,黑色小西装丝袜高跟鞋,内里白衬衫翻出正经的衣领,配上灯光映射显得妩媚的脸,欲迎还拒么?让她有种,想要撕裂,剥干净,看见衣衫遮挡下雪白皮肤,抚摸,亲吻,的欲望。
  “……这位客人,您醉了,还请……”
  乐正绫睁睁眼,才发觉自己已经身随心动,扯住了灰发兔子的小西装下摆,小兔子乖巧的绿眼睛水盈盈地看着她,红红的眼眶让她非常非常非常,想吻下去,再加以舔舐,肯定是又香又甜的。
  “对啊~我醉了,嘿嘿,要小兔子亲亲抱抱才能起来~”借着醉意,乐正绫袭上兔宝宝的胸脯。
  狼爪子还没达到目的就被小兔子打掉了,小兔子微笑着,红眼眶配合绿眼睛眨巴眨巴,抓着狼爪子俯下身去。
  “客人,本店不提供特殊服务哦,不过~”小兔子的尾音俏皮上扬,“你确实很可爱。”
  “啾”,清凉的吻落在乐正绫的额头。
  “这是我送你的。”小兔子临走前顺手摸了一下大灰狼爽滑的下巴,兀自粉红的大灰狼愣怔在原地。
  她这是,调戏不成反被调?
  挑起嘴角,大灰狼突然想吃兔子了。
  接下来的日子,大灰狼了解到,这位小白兔公主,很有特色,对不安分的客人另有一套,颇有ta强我更强的弹簧模样,荤素皆宜,偏偏又片叶不沾身。
  大灰狼连续一个月泡吧,预想中的各种小便宜一个都没占到,反而时常被调戏,红了一张脸。
  真是的,到底谁是大灰狼啊?
  耐不住了,大手一挥,大灰狼把小白兔栖身的“兔子洞”买了。
  预想中小白兔撅着嘴巴不开心的场面没有出现,拿着合同的小白兔巧笑嫣兮,签下了兔名。
  什什什么?小兔子就是酒吧老板?为什么没人告诉她?
  合同上注明的是员工不变,可是老板……
  惨了,被兔子钻了空子。
  小兔子俏皮眨眨眼,将合同递回给乐正绫,“那么,大小姐,我们江湖再见咯!”
  “等等!”乐正绫赶紧拉住了黑兔子的小爪子,“我高薪聘请你……”
  “别价,”小兔子另一只爪子堵上大灰狼的唇,“我这人,比较随心,不喜欢在别人手下工作。”
  “……”乐正绫捉住小兔子堵唇的爪爪,忍不住吻了上去,“我说的是,聘请你做我女朋友,24小时陪我,包吃包住包花,心动吗?”
  眸光潋滟,唇釉水红,开合间的声音是压低后的魅惑,小白兔愣了愣。
  “那……每天只陪我12小时就够了,行不行?”没得到回应,大灰狼忐忑了。
  小白兔收敛目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嗯……10,不,8小时一天也是可以的,我说真的……”
  未完的话语被小兔子用唇封住,大灰狼傻掉了。
  “居然对我用金钱攻势~勉强答应你!”
  “哈……好的!”
  【其实起作用的是美人计哦傻瓜!】
  【还有,红眼睛的才是小白兔~】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