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柒柒的树洞

只是一个很普通又自以为不普通的三心二意的学生罢了

  “你从来都是这样!”
  “你不是我爸爸!”
  人群随着这高呼围成了一个圈,将少年与父亲团团围住。
  少年满面通红,拿着刀的手微微颤抖。
  父亲不胜酒力,醉红的老脸有恃无恐。
  “来啊!”老父亲醉醺醺地抬起手,狠命戳着自己的胸口,“朝着这儿来!”
  “你!”少年握着刀的手用了些力。
  “喔~!”人群中,不知是谁,只听得是年轻人的声音,起哄着,“捅他呀!捅呀!”,“有种就捅!”
“是我早就控制不住了!”
  “唉。”人群中,不知是谁,只听得是老年人的声音,叹息着,“现在的年轻人啊。”,“一个赛一个不服管教……”,“不孝不孝。”
  少年的脸愈发涨红,指节太过用力开始泛白,他狠狠地瞪了一眼人群。
  年轻人的声音愈发大了,“怂蛋!”“冲着我们横有屁用!”
  老父亲得意洋洋地斜睨自己的没用儿子。
  少年拿着刀的手朝前挪动了几毫米。
  老父亲的瞳孔惊恐地瑟缩了一下,酒醒了一半。
  “喔唷!”一片嘘声,年轻人大喊着,“上啊怂蛋!”
  少年环顾四周,所有人脸上只写着兴奋,没有人站出来制止。
  心跳加速,嘭咚的声音越来越大,几乎听不清外界的声音。
  少年仿佛听到周围人在加油,在鼓劲,在叫好。
  少年仿佛看到自己的手向前,越发向前。
  少年仿佛看到自己追着惊恐的老父亲跑。
  少年把刀送进了老父亲的胸口里。
  直播间立刻黑了。
  一片嘘声,“刚见血就封!”,“走了走了下一个!”
  直播间开始平静下来。
  过了许久,才有一条孤单的弹幕飘过:“刚刚,是在演戏吗?”
  没有人回答他,观众们早已经走进了下一个直播间。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