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乐正绫!除了言洛言绫都吃的杂粮粉(饿不死哈哈哈)吸绫一万遍!永不满足,绫绫绫绫绫!
聊天QQ号:2675839498不介意我回复慢的话欢迎勾搭!请!

欢迎来到狗粮直播间(?)

(十四)酒浸红枣

  更新啦!更新啦!

  本周周刊排名更新啦!

  乐正绫今晚的直播已经结束,洛天依娴熟地点开周刊。

  没有多看,直接跳到了音乐区排名。

  一首又一首她不甚熟悉的歌曲后,在前三名的倒数中,终于出现了乐正绫上一周投稿的新曲。

  第一名!居然是第一名!

  洛天依高兴地握紧拳头,侧躺在床上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咸鱼翻滚。

  阿绫这一次的新曲排上第一啦!太棒啦!

  一定要庆祝一下。

  这般想着,她快速编辑了一条动态,发起了转发抽奖。

  转发的人里抽三个乐正绫的粉丝,每人送一份乐正绫豪华版专辑!

  转头一看,发起抽奖的阿绫壕粉丝比比皆是,那个叫“偏爱软萌绫”的大佬,除了抽十张专辑抽十份海报还抽一份上海漫展三天两夜游,包吃包住包飞机,真是令人转发的手蠢蠢欲动。

  还有个叫“三月缘雨”的大佬,洛天依记得他,很少出现在直播间里,但是一来就一定会疯狂刷小电视,和他一样的还有个叫“霜雪依然”的大佬,两人堪称乐正绫直播间的“小电视杀手”,十个送给阿绫的小电视里,得有八个是这两人送的。

  【三月缘雨】:“久未上线,我们可爱的阿绫竟排名第一,在此条动态转发抽一百个人送普通版专辑,五十个人送豪华版专辑,十个人送上海漫展三日游,最后抽一个人送游轮半月游,别的不提,我刚从这个游轮上下来。”

  【霜雪依然】:“老对手都这么慷慨了,我也不能让他小瞧了去,同样的东西每样加一份抽一遍。”

  洛天依动动手指,便转发了所有的抽奖活动。

  不管能不能中,转发还是必须的!

  就跟过年了一样!

  多亏良好的作息硬逼着,充满激动快乐的洛天依还是按时睡下了。

  只是那个快乐延长到了早上。

  乐正绫早上醒来,揉了揉眼睛下床,见到喜滋滋的洛天依还有些迷惑,“发生什么了吗?”

  洛天依不说缘由,只拍了拍她的肩膀,“今天心情好,你想吃什么都给你做,随便点!”

  饭票心情好,抱大腿的就过上好日子咯!

  乐正绫便不再思考洛天依到底在高兴什么,开始认真地思考她今天要吃啥。

  嗯,真是个难题。

  最后洛天依的粉丝们发现,今天的吃播十分丰盛,一旁的唱见吃得眼睛亮得像灯泡,幻化的大尾巴虚影摇得极为欢快。

  【偏爱软萌绫】:新的屏保已经出现~

  【系统:偏爱软萌绫打赏小电视2个,未留言。】

  【我老婆才对】:壕主播的粉丝都是壕,穷主播的粉丝都穷,我决定去粉一下这个唱见了。

  【我爱奶茶】:粉土豪加一!

  【其实我是假粉】:就我一个觉得这是在玩包养吗?吃播和唱见天天一起吃饭,居心何在?

  【我爱烧烤】:对就你一个。

  【百合味腐女】:新的节奏再次出现,大家不要理他。

  洛天依今天被可爱的绫宝宝吸引了全部心神,都分不出精力看看弹幕讨论了些什么。

  今天做的是乐正绫细细思考后点的番茄焖牛肉,精选的大块牛肉,熬煮到看不出原样的番茄,黏稠细腻的酱汁,与筋道的牛肉,可以送下一大碗饭。

  洛天依今晚的直播主要就是吃这个,当然晚餐不可能只有一样菜送饭,在一大盆番茄焖牛肉旁边,有一盘正常量的清炒小白菜,一盘番茄炒蛋,一盘手撕鸡。

  除此之外,还有一小碟子酒浸红枣,是上一周乐正绫生理期那天她买回来制作好放进冰箱,今天正到了可以拿出来吃的时候。

  红枣的外皮已经干皱下去,被度数不高的酒精侵蚀发酵,变化成深沉的暗红色,不仅如此,浓郁的酒香包围着每一颗枣,送入口的那一瞬间,便会在口中爆发,驱赶走其他杂味,只余甜香酒气。

  解腻亦或是餐后甜点,都是极为合适的选择。

  乐正绫面皮薄,偏又贪嘴多吃了几颗,白嫩的脸颊上浮上酡红,目光中透出几分迷离。

  洛天依看她状态不好,饭后推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让她来帮忙洗碗。

  星尘离去前目光在乖巧坐在沙发上的乐正绫身上几番回转,嘴角抿起意味深长的弧度。

  今晚,可是个好机会。

  乐正绫坐在沙发上,直愣愣地看着电视机里无趣的桥段,两只手乖巧地放在膝盖上,支棱起耳朵听厨房里的动静。

  她有点发热,但她觉得,她没醉。

  那么一点点酒,怎么可能就让她醉了?!

  厨房里哗啦啦放水的水龙头被关上,洛天依现在正在洗碗。

  但是接着这股子微醺,是不是可以……趁机做点什么?

  乐正绫“清醒”的大脑在认真地思考着。

  她最近经常被洛天依摸脑袋,她自己都没有摸过几回。

  定是因为星砂那家伙,搞得她们俩现在动不动就要伸手摸脑袋。

  不行,她也要摸洛天依的脑袋!凭什么只有她被摸?!

  电视机里傻白甜的女主又“与众不同”地与总裁男主吵起来了,总裁很生气,说了一大段话,最后叫她滚出去。

  乐正绫目光炯炯,电视剧里的东西真傻,要是她老哥乐正龙牙,才不屑于在“与众不同”的人面前多费口舌呢,那个人绝对再也见不到他。

  厨房里又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是洛天依在清洗碗上的洗洁精,她马上就要洗完了。

  乐正绫姿势不变,脑子里提醒自己不能再跑题了,赶紧想想她要做什么。

  除了摸脑袋,她?还应该干点什么呢?

  洛天依洗完了碗,擦了擦湿润的手,一边解围裙一边走出厨房,看到乐正绫端坐在沙发上,乖巧得不行,视线落在电视上那目光却没有焦距,也不知道神游到了哪里。

  “嗷呜!”洛天依白净的手掌在乐正绫眼前挥了挥,“在想什么?”

  乐正绫抬眼看着面前的洛天依,“想你啊。”

  “欸?”洛天依霎时红了脸,“什,什么?”

  别乱想,不是什么特别的事,不是,不是。

  乐正绫戳戳洛天依肉嘟嘟的脸颊,“你最近天天摸我脑袋对不对?!”

  “我要摸回来!”

  这么说着,乐正绫突然跳起来,伸手去揉弄洛天依的刘海。

  只是她端坐了太久,腿一下子就麻了,又向着沙发上软倒,刚刚摸上刘海的手本能地抓住洛天依的衣领。

  “啊!”洛天依根本没反应过来,惊叫一声,扑倒在了沙发上。

  乐正绫抓着洛天依的衣领躺在沙发上,洛天依半躬着腰,两只手撑在两边,好险没有亲上去。

  两个人面对着面,把对方的脸清晰地收入眼中。

  两个人的双颊从粉红酡红,一瞬通红,一个红色蔓延到了脖子上,一个红色延伸到了耳朵上。

  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变成了尴尬中夹杂着一缕暧昧。

评论 ( 10 )
热度 ( 45 )

© 陆柒柒的存档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