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乐正绫!除了言洛言绫都吃的杂粮粉(饿不死哈哈哈)吸绫一万遍!永不满足,绫绫绫绫绫!
聊天QQ号:2675839498不介意我回复慢的话欢迎勾搭!请!

欢迎来到狗粮直播间(?)

(十五)两朵桃花

  这间客厅的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

  瘫倒在沙发上的,躬身半压着对方的,都忘记了动作。

  也许,只是她们都不知所措了吧。

  “你……”乐正绫呐呐吐出了一个音节。

  什么酒意什么微醺,早就随着洛天依的压下一瞬而去了。

  但是洛天依,却觉得呼吸着乐正绫呼出的淡淡酒气,有些醉了。

  “我……我们……还要这样保持不动吗?”乐正绫咬牙,偏过头去,闭上了眼睛。

  她在害怕。

  想到这个的洛天依用力闭眼再睁开,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站了起来。

  乐正绫感觉到了头上的阴影已经挪开,立刻睁开眼睛去看洛天依。

  映入乐正绫眼帘的是洛天依的侧脸,她的耳朵还没褪去那浓重的红色。

  乐正绫在心里暗自鼓劲儿,坐起来装傻,“我明明只是想摸一下你脑袋的。”

  洛天依不配合,只说,“你也太不小心了。”

  乐正绫默了默,伸手一把抱住了洛天依的腰肢。

  “我不管我不是故意的!”

  好害怕洛天依觉得自己是怀有另类情感的人,她好怕。

  与洛天依担心乐正绫知道后会讨厌自己一样,乐正绫抱着同样的担心。

  但是显然,演技上乐正绫是比不过洛天依的,她的动作语气都太过夸张。

  “你醉了。”像是安慰自己,又像是自欺欺人,洛天依下了这个定论。

  听到这话,乐正绫放下了心,开始更加夸张地说,“才没有!那么几颗枣子我怎么会醉!”

  “我已经是成年人了!”

  少女嘟了嘟她红润的唇,洛天依一低头就看得清清楚楚。

  耳朵好烫,它似乎一直没有降下温度,洛天依强忍着耳朵似乎要掉下来的热度,回身搂住乐正绫,低声哄她,“好,你没醉,乖宝宝我们该回去睡觉觉啦。”

  乐正绫心下哭笑不得,却又不得不配合着洛天依,回了自己的房间。

  听到客厅的关门声一响,待在房间里躺在床上的乐正绫一骨碌坐起来,登进自己的小号。

  “我觉得我老婆迟早要被我吃掉!开心!”

  把无从宣泄的激动发布在小号的动态里,乐正绫才觉得心绪缓和了许多。

  即便今天被扑倒的人是她而不是洛天依,她也自信满满觉得自己一定能够吃掉洛天依而不是被吃掉。

  返回首页,居然看见自己的消息提醒有小红点,上面标注了一个数字。

  这可是除了动态什么都没有的小号,消息提醒只能是私信,但是谁又会来找这样一个小号聊天呢?

  带着好奇,乐正绫戳了戳那个小红点。

  居然是【我老婆才对】,那个次次与她抢天依直播间第一个发言却总是抢不过她的账户。

  “喂!抢老婆的!你都多少天没出现了?脱粉了?”

  看到第一条是这样的话,时间是她搬到洛天依家对面的第一个星期,乐正绫不由得失笑。

  “你不来抢第一个发言了,那你倒是把这个id注销啊!我等着用!”

  “喂!还活着吗?”

  “都说祸害遗千年,你可别这样子消失了。”

  “想到这么好的账号被你占了,真是让人心痛。”

  后面几条都保持着每天一条的频率,大概都是在洛天依直播前后想起了她吧。

  “我怎么感觉我老婆不是我老婆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看一眼啊?天依似乎被一个唱见拐走了。”

  “虽说那个唱见是个女的,天依这叫交了一个好朋友。”

  “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后面几条就开始说那个唱见的事情,越说话越多,一天能说个十几条,乐正绫快速滑动,跳着看了几句。

  “那个唱见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死人!老婆要被拐走了!!!”

  “其实这样也挺好……那个唱见家里挺有钱的,对天依又好,天依也不会吃太多苦。”

  “死人!快滚出来跟我抢老婆啊!”

  乐正绫像是看了一场大戏,心情无端端好得爆棚,自上一首歌之后久久未至的灵感突然爆发。

  她翻身下了床,坐在书桌前记录自己的新想法。

  就写一首,单恋者的悲伤好了。

  让可爱的单身狗们在孤独寂寞之时,可以听一听这首歌,纪念他们的母胎solo之旅。

  就在她认真写下半成品的词与曲谱的时候,她扔在床上的手机在静音中自动刷新,【我老婆才对】给她发了新消息。

  【我老婆才对】:“死人!你没死干嘛不来看天依了?!”

  【我老婆才对】:“吃掉你老婆是什么意思?!你老婆不是天依吗?”

  这样的疑问,就算乐正绫看见了,也不会回信。

  就让他的疑惑消散在时间长河里吧~

  乐正绫的笔在手上转了几圈,一边写一边哼哼,直到深夜,这首歌才初具雏形。

  这还只是第一稿,之后还有的修改呢。

  住在一楼的星尘正在阳台给她的灵摆充能,离开前她抬头看了一眼还亮着灯的二楼,目光中有许多星砂看不懂的东西。

  两位姐姐的这朵桃花她不需要再作推算了,今晚这么好的机会,两个人肯定什么都做了。

  洛天依:对不起辜负了你的期望。

  乐正绫:真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姐,快来睡觉了。”星砂在房间里喊。

  他小小的个头,正在费劲地扬起被子摊平,然后跐溜一下钻进去。

  被子下鼓起一个小圆团,小圆团在被子里爬了又爬,把小脑袋钻出来放在枕头上,又朝着外面喊一声。

  “快来!不然明天起不来了!”

  被弟弟催了两遍的星尘叹了叹气,站起身来,又依依不舍地摸了摸自己的灵摆们,拖拖拉拉回了房。

  星尘:我愚蠢的弟弟什么都好,就是太像一个小老头。

  星砂:我愚蠢的姐姐是不是跟我生反了顺序?怎么像我妹妹更多一点?

  “反正吃了早饭还可以回来睡觉嘛……”

  嘟囔着,星尘终于掀开被子在星砂旁边躺下,星砂搂住星尘,这才进行通知,“明天我们要去学校进行入学考试。”

  星尘一愣,“考试?”

  “放心啦很简单的,”星砂安慰道,“反正你肯定都能做对的。”

  星尘安下心来,“没有什么能难倒月之使者!”

  “是是是,月之使者。”星砂敷衍着应声,“快睡啦月之使者。”

评论 ( 4 )
热度 ( 30 )

© 陆柒柒的存档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