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乐正绫!除了言洛言绫都吃的杂粮粉(饿不死哈哈哈)吸绫一万遍!永不满足,绫绫绫绫绫!
聊天QQ号:2675839498不介意我回复慢的话欢迎勾搭!请!

欢迎来到狗粮直播间(?)

(十七)清粥小菜

  今天的早餐很简单,清粥,小菜。

  小菜是上个月洛天依挑出来的大头菜,切成了细丝,因着早先的腌制出水是略微暗淡的翠黄色,今早过油炒一遍,裹上一层油亮的外衣,最后轻轻撒上一层芝麻,蒸腾而起的热气便带着美妙的香味。

  粥是白粥,但并不稀,雪白的米汤里浸泡着的米粒小巧精致,已经放凉了一会儿热气并不浓烈。

  昨晚吃的火锅太过油腻,今天合该吃些清爽的。

  乐正绫早已就位,坐在餐桌旁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再等两分钟就是七点整。

  星砂踩着点推还在迷糊的星尘进了门,乖巧喊一声“姐姐早!”又颇为疲惫地弯腰叹了叹气。

  乐正绫和洛天依便笑。

  星尘揉揉眼睛,踏着不太稳的步子晃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没忍住又打了个哈欠。

  “一家人”的早餐这就开始了。

  “星尘晚上睡很晚吗?”

  饭后,乐正绫进厨房前倚在门口问。

  星砂摇摇头,“姐姐和我一个时间点睡的。”

  “只是她比我能睡多了……”

  说完星砂没忍住又长长叹了一下。

  为虾米就我的姐姐是这样子的呢?既不温柔也不可爱,真是的……

  星砂小大人一般的叹气太可爱了,乐正绫抬手放在他脑袋上,一旁的星尘迷糊的眼睛倒是一下子睁开了。

  “小小年纪老叹气做什么,”手感太好,又揉了揉,“多睡睡才长得高哦。”

  “说不定以后你还没有姐姐高,那可就保护不了姐姐了。”乐正绫恶趣味调侃一番,终于把魔掌拿了下来,去厨房帮忙洗碗了。

  “这么半天,你又在欺负小朋友?”洛天依的声音隐隐约约飘进了星尘的耳朵里,还有乐正绫充满笑意的否认。

  星砂却没听见,他正在检讨自己是不是真的睡太少以后会长不高了。

  可是他确实早晨起来就不觉得困了呀!

  难道是因为他是弟弟,注定不如姐姐高吗?

  完蛋了……这么想着,小朋友便委屈了起来。

  星尘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拉起星砂的手就走,“回去了。”

  走出乐正绫的家,一步一步踩着楼梯下楼的时候,星尘突然开口,“那家伙说什么你就信啊,她又不知道我是月之神使!我睡得久是因为与月神交流太耗费精神力了,需要补魔,明白了没有?”

  唉……姐姐又犯中二了。星砂暗自摇头,面上却点了点头。

  “过几天又不得不去黑暗势力的地盘了……”星尘可爱地摇摇脑袋,“砂砂可要小心点,别受伤了。”

  “别叫我砂砂,”星砂鼓鼓像小包子的脸颊,偏头,“姐姐,大!人!”

  最怕这个称呼的星尘顿时抖了抖,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好好好,我错了。”

  两小只渐渐远去,洗完碗的乐正绫拉着洛天依进了书房,也就是她写歌的房间。

  “又有新歌了呀!”洛天依很是惊喜,“这么快?”

  乐正绫颇有些骄傲,昂起头挺了挺胸脯,“那可不,我是谁?!”

  “阿绫最厉害了!”

  洛天依顺毛夸了夸,在椅子上落座,充满期待地等着乐正绫的表演。

  乐正绫也没让她失望,素手在吉他上抚过,发出一串无意义的音符,挑眉笑道,“开始了哦。”

  接着,轻快的音乐声在书房里响起。

  阿绫阿绫,真的是太棒了,全世界最棒。

  乐正绫的新歌《单身狗日常》讲述了一只可爱的小狗狗,却不巧身边全都成双成对的苦逼生活,pv做得精致又可爱,背景音里还精心混入了小狗狗绝望的“汪汪”声,可谓是单身狗之暴击。

  一经发布,便收获了哀嚎无数,不少听歌的路人扬言不能这样受up主伤害,不如自己想办法解决。

  一时间评论区成为了大型相亲会现场。

  看得洛天依忍俊不禁,每日里一大乐趣就是刷评论区看看新的“招男女友启示”。

  还别说,评论区真成了不少情侣,乐正绫也因此又涨了一波粉。

  【变态萝莉控】:男,25岁,东北人,爱好摄影手工,偶尔看看电影打打游戏,特殊喜好希望能找到合法萝莉做我女友,我会对你好的,其实我不变态的你信吗?

  【死心塌地单一辈子】:游戏是谁,你为什么要打他?

  【毒萝花萝都是萝】:我也是东北哒,面个基呗?(ps:虽然我是萝莉……但我觉得你打不过我)

  不久这位id【变态萝莉控】的大哥就在个人动态发布了“感谢国家感谢党,感谢尘宝感谢绫大”的言论,显然桃花已经到手。

  在此让我们祝福这位萝莉控之后的生活幸福吧。

  话虽如此,这般热度加持下,这首《单身狗日常》在本周周刊也只堪堪爬到了第三名,实在是运气不好碰巧撞上了音乐区地位超然的大佬发歌,虽然之后的热度也没有回落多少,但是始终没能拿到更好的名次。

  乐正绫的粉还是不够多啊……明明质量不差的……

  与洛天依的惋惜不同,乐正绫发了歌便没多管了,在她心里,这只是突然灵感上头写出来的“速成品”,虽然质量不错,但也没用太多心思去雕琢,算是玩票性质。

  她的主要心思,还是放在写一首洛天依会喜欢的歌上。

  星尘星砂已经开学,二楼的两个人又过上了“二人世界”,乐正绫时常找洛天依听她弹吉他,说是创作新歌需要意见,实际上是为了什么看客们可都一清二楚。

  两个互相隐瞒着真心的人,默契地将小日子过得平淡又缓慢,一晃便又过了一个星期。

  有时乐正绫清晨梦醒,恍惚间竟觉得自己已经和洛天依在一起很久了。

  实际上她自七月末搬来才过了一个多月而已。

  这个状态不是很好啊……至少不是她想要的。

  这么想着乐正绫在日历上落下目光。

  有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增加友谊的呢?

  九月,九月十日教师节,而九月十六日,是今年的中秋。

  天依说过她是孤儿院长大的,也不知道每年的中秋是怎么过的。

  假如她陪着她过中秋,让她觉得自己已经是家人级别的好朋友了,之后再表白……就算失败了,也不会不要她这个“朋友”了吧。

  吧?

  乐正绫抬手摸着下巴,另一只手无意识戳在日历的16这个数字上。

  那天是星期三,可是星尘星砂也是会放假的。

  午餐的时候乐正绫慢慢扒拉着碗里的饭,似是不经意间,突然想起,“说起来快中秋了,天依有什么安排吗?”

  洛天依手里的动作顿了顿,快速回想了一下,“我每年中秋会回一趟孤儿院。”

  啊,果然是这样。

  “要在那里呆一整天吗?”

  “没有,”洛天依下意识摇头,“就是去送一点月饼,和院长阿姨聊聊天,下午就回家了。”

  “哦对了,前年开始还会从粉丝里抽50个人寄月饼给他们,下午的时候会去寄。”

  这个事情乐正绫是知道的,去年还抽中了她,虽然洛天依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将地址只透露了大概范围,最后还是让她查到了详细地址。

  “晚上呢?”

  乐正绫知道洛天依每年的中秋还有春节是不直播的,这也是她一直好奇的地方。

  “晚上……就早早休息了……”洛天依答得有些迟疑,“你搬来之前我也没什么朋友,一个人出去总是不好玩的。”

  “一年到头才休息几天嘛……出去也累……”

  她在担心自己说得太露骨。

  其实她很期待乐正绫再一次约自己,就像上次自助餐之行一样,但是她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何况她也不是主动的性格。

  就算,就算再来一次“值回票价”也好啊……她不贪心的,真的。

  而乐正绫的眼睛,便在洛天依的回答里,渐渐地亮了。

  一只油光水滑的红棕色大猫咪找到了目标。

最后打一下广告,基于本长篇做的曲子在B站已经投稿啦,av号33885369,感兴趣的朋友一定要听听看鸭!比心!

评论 ( 6 )
热度 ( 40 )

© 陆柒柒的存档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