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乐正绫!除了言洛言绫都吃的杂粮粉(饿不死哈哈哈)吸绫一万遍!永不满足,绫绫绫绫绫!
聊天QQ号:2675839498不介意我回复慢的话欢迎勾搭!请!

欢迎来到狗粮直播间(?)

(二十六)恶化

  小小圆圆的南瓜饼,是乐正绫一手刚好拎住的分量,送进口里不过两口的小分量,深橙的色泽,清秀的白色芝麻,又软又糯的清甜口感,作为乐正绫最喜爱的饭后点心,当得上这一句赞。

  星尘与星砂一人捧了一个在手心里慢悠悠地啃,视线虚虚望向远方,风吹得这片草地簌簌作响,摇摆的小草像是不倒翁,风吹过躺下,风停又站直身体。

  此情此景太过舒适,洛天依便停了啃南瓜饼的动作,仰头向天闭上双眼,由着那微风拂过面颊,吹起她的长发。

  乐正绫便把她被撩起的碎发撩到耳朵后面,笑眯眯地把她看着,只是简单的日常,却能让人发自内心地嘴角上翘。

  午饭后的消遣,两个小孩要跑去放风筝,这儿作为郊游宝地,来的人不少,在几人摆开的野餐布之外,还有许多小孩牵了风筝跑来跑去,只管发出或喜或叹的大叫,星尘星砂被吸引了注意力,一起看着那个方向,看了一会,自然而然地向南北两人提出离去。

  “反正你们俩要过二人世界的,我们在这儿多碍事。”星尘面色淡淡,倒是语出惊人,吓得星砂赶紧把她给拖走了。

  洛天依向来脸皮薄,被星尘说得红了脸颊,羞涩的眼神偷眼看向乐正绫,端的是一副欲语还羞的模样。

  乐正绫心里一热,笑嘻嘻地搂住她,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我想亲你了。”

  洛天依便自乐正绫的手臂下逃出,一双眼睛含了千言万语,但她说不出口,只能娇嗔地瞪她一眼,“这里人多。”面色越发红,耳朵也跟着染上了红霞。

  乐正绫脸皮厚,自是不怕人多这回事的,再一次拉过洛天依,两个人躺倒在草地上,“我们偷偷的,就好了,你安静些,谁也不叫看见,谁也不叫听见。”

  洛天依一时动弹不得,气急,“你!小心我断你口粮……不给你……”

  被堵住的嘴再说不出话来。

  星尘被星砂的步伐搅得气喘吁吁,好不容易停在风筝摊前,小姑娘弯着腰支着膝盖哼哼唧唧,“一点都不体谅月神使者。”

  愚蠢的弟弟/姐姐,我看你是飘了。

  星砂无奈地叹气,“你要什么样的风筝?”

  “有星星的!”星尘把话说完,继续喘气去。

  “没有星星。”星砂扯了一把星尘,让她好好看看那些风筝,“燕子,兔子,奥特曼,小猪佩奇,还有毛毛虫。”

  “小朋友,这个是蜈蚣,不是毛毛虫。”摆摊人还善意地提醒了一句,笑眯眯地看着两个小客户,一张老脸笑得像是菊花。

  “……”星尘撇了撇嘴,到底没说话。

  星砂知道这些风筝恐怕都没能入了姐姐大人的眼,叹了叹气,自己挑了两个,拉着星尘走了。

  竟是拿了两个小猪佩奇风筝。

  走出去很远,星尘才小小声凑着星砂说,“那么丑买来干嘛,乱花我辛苦赚来的钱。”

   星砂一边抱着两个丑风筝,一手牵着不靠谱的姐姐,理直气壮地回她,“你的钱都是我的!”

    星尘一噎,秀气的小脸皱成了包子,好半天,才发出一个“哼”的音节,表示自己大人有大量,不跟愚蠢的凡人弟弟置气。

  星砂把整理好的风筝交到星尘手里时,星尘还气哼哼地偏过头去表示自己宁死不屈。

  星砂便把那只小猪扔在星尘面前,拎着自己的小猪去放飞了。

  星尘,“……QAQ”

  蠢弟弟都不哄我,是不是不爱我了……

  星砂的风筝在草地上扑腾了几下,很顺利地上了天,成为天空中小猪大军中的一员,星尘这才嫌弃地拎着自己的小猪风筝一步一顿走过来。

  临了,为了面子还要说一句,“你浪费我的钱买东西,我不用就太对不起我的钱了。”

  星砂,“……”眼神欠奉。

  我就知道,辣鸡姐姐。

  小男孩儿的一双小手在风筝线上灵巧地拉拉扯扯,天上的小猪佩奇越飞越高。

  星尘没得到弟弟的回应,看着他操控的那只风筝眼神狠狠的,接着挪到自己的风筝上。

  等着!我的风筝要比你飞得还高!要最高!

  星尘开始牵着自己的小丑猪在草地上跑起来,学着星砂刚刚的动作,拉着线埋头狂奔一番。

  风筝顺着她的动作扑腾,扑腾了许久还在地上,星尘频频回头都没能得到风筝的任何心软,它爱上了这片草地!

  在地上扑腾久了,风筝上还会黏上许多泥,星尘跑一会儿还得回来把它拍干净,没一会儿就把自己折腾了一脑袋汗。

  “怎么这么难啊……”星尘泄气地蹲在风筝边上。

  风筝还是那个风筝啊,和蠢弟弟拿到的丑得一模一样啊,为什么蠢弟弟的风筝就能在天上飞?她就不信了!

  星尘擦擦头上的汗,再接再厉地奔跑起来。

  星砂偷偷挪开注视了星尘许久的目光。

  看她这样玩得也挺开心的,本来打算把自己手上的给她,还是算了,让她多锻炼一下。

  等两个小孩都玩够了,天已傍晚,在场三位女性的脸颊都是红扑扑的,星砂没看懂,星尘则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眼神。

  一行四人收拾一番,乘车去了温泉酒店解决晚餐以及居住。

  日式温泉酒店,自然要吃寿司,为了填饱洛天依的肚子,家庭装一大盒子的“超丰富”寿司乐正绫直接点了三盒,别的鱼生甜点也都没少点,只有味增汤按照一人一碗点单。

  “今晚不开直播吗?”餐点上来之前,星砂撒呼呼地问。

  最近一段时间的晚餐直播,让星砂已经习惯了和三个姐姐在镜头下吃饭的晚餐生活。

  问得实在是太……恰到好处了!

  于是乐正绫眼神突然变坏,“当然要开。”

  没觉得哪里不对的洛天依默默地掏出了手机,登入自己的直播间。

  星尘则对着星砂露出一个“干得漂亮”的眼神。

  于是今晚的直播,弹幕充斥着“我死了,撑死的”,“狗粮寿司?”,“震惊,某唱见意图使用豪华料理炫富不说,还想撑死我们家吃播!”的狗粮论调不说,还有许多人表示不相信洛天依能吃完。

  【职业病又犯了】:根据我常年追天依直播的经验来看,天依的最大容量是十人份,其中有还有两份是水,而今天绫唱见点的寿司一合就是五人份了,不说别的鱼生之类的,单这十五人份寿司扣去两个小孩加唱见本人能吃的容量算作两人份,还有十三人份的寿司,已经超出了天依的最大容量。

  【我爱烧烤】:楼上的话简单说来就是,我不信天依吃得完。没错我也不信。

  【我爱奶茶】:还是要对天依宝宝有信心嘛,说不定多年过去了,她进步了呢?

  【其实我是假粉】:你当胃还能打怪升级?

  【我老婆才对】:老婆注意身体啊……吃不完剩着就是,那个叫绫的某人,你照顾好我老婆啊!

  【我杀网易】:你们太单纯了,吃一会儿去催吐了回来继续吃不就好了?

  【想吃东西】:楼上新粉,天依宝宝直播吃东西中间从不离场。

  【其实我是假粉】:你怎么知道直播结束了没催吐?

  【职业病又犯了】:假粉兄的脑子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好呢。

  餐点才摆上桌,弹幕里已然为这个问题吵了起来,歪楼几次,战场已经转移到“吃播是不是都催吐”这个问题上,真是令人无奈。

  “大家不要歪楼啦,”洛天依微笑着,试图挽回气氛,“我们的菜已经上齐了哦,现在就要开始吃了呢。”

  【不减10斤不改名】:一顿晚餐就花费这么多,有这个钱给西部没钱上学的小朋友资助多好。

  【想吃东西】:楼上减肥饿傻了吧?

  洛天依看得诧异,这个弹幕环境怎么回事?


评论 ( 2 )
热度 ( 33 )

© 陆柒柒的存档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