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柒柒的树洞

只是一个很普通又自以为不普通的三心二意的学生罢了

短篇(玻璃渣)不喜勿入

  “报!将军,敌方将领派遣使者求和!”
  “杀!”乐正绫不为所动,黑色的披风猎猎作响,金黄的战甲反射的太阳光使她犹如天神下凡,她清秀的脸上露出了本不应属于闺阁少女的坚毅。
  “多少年了?”乐正绫有些恍惚地摸摸胸前的吊坠。
  终于,可以为家兄报仇雪恨了!终于,她乐正家人可以安息了!
  她乐正家世代忠良,男儿从军,女儿持家,可是,毁了,整个乐正家全部毁在那一场火焰中。
  “将军!继续攻城,敌方可能会拼死反扑!将军三思啊!”
  “拼死反扑?”她的军师洛天依看向跪在地上的小兵,“我们三十万精兵强将,还怕他们十万残兵剩将不成?”
  小兵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洛天依却仍然看着他,“这一路潜伏而来,倒真是辛苦言和将军了!”
  言和见身份被识破,也不再躲藏,大胆地抬头看向营中两人。
  “果然此行早已被识破。”言和眼中并无惊异,早在意料之中。
  “没有过来直接动手,”乐正绫冷冷地看着他,“倒也是有了点脑子。”
  言和苦笑,“在下此次前来,真为求和而来,自是要拿出诚意。”
  “你应知晓,我乐正家所遭受的一切,不可能让我接受你软弱的求和。”乐正绫轻轻摸着胸前的吊坠,强硬回绝,“而你,也注定有来无回。”
  “乐正将军,十三年前发生在乐正家的事,皆为我言和一人所为,乐正将军将我千刀万剐泄了私愤就好,莫要牵连无辜的百姓!”言和急了。
  “无辜百姓自是无辜,你的军队无辜?我乐正家一百二十六口不无辜?洛家二十九口不无辜?全城命丧大火中上万人,他们不无辜?”
  “冤冤相报何时了?”言和喃喃。
  这声轻语仍然飘进了乐正绫耳中,她轻轻挥手,屏风后钻出几名小兵架走了言和。
  “后人想要冤冤相报,只管来!我乐正绫只求对得起我一家人!”
  闻得此言的言和一怔,不再言语,也无法辩驳。
  三日后,城破,言和将军率领的军队通通被杀,而无知百姓,见识了乐正军的行事后皆言乐正军无人性,对此乐正绫已不再想管。
  战后,闻名于世的女将军卸甲归田,无人知其去向。
  又是一年清明到,洛天依和一名小孩手捧花束,带着供品,来到深山中三座墓前,分别是:
  家兄龙牙之墓
  家嫂清弦之墓
和最后一个简简单单的
  乐正绫之墓
  当年言和火烧全城,洛天依人在外地躲过一劫,而乐正绫则是在火海中侥幸活下来,但也狠狠伤到了身体,战场上十来年,又是大伤小伤不断,战争结束后没几年就去了。
  洛天依拿出这块乐正绫极为珍视的玉佩,战场十三年也未曾离过身的乐正家标志,在三块墓碑面前,郑重交到了那经过层层筛选的小孩手里。
  “从今天开始,你就姓乐正,记着,你肩负着振兴乐正家的使命!”
  “是!”铿锵有力的回答。
  乐正家,总会再次兴盛起来吧。
  洛天依恍恍惚惚地看着面前的墓碑,孤寂的背影无法言喻。
  阿绫,待乐正家和洛家一起复兴,我就可以安心来见你了。
  你一定,要等我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