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柒柒的树洞

只是一个很普通又自以为不普通的三心二意的学生罢了

VC同人文短篇(玻璃渣)不喜勿入

  那一片茫茫海洋,广阔,孤寂。
  那平静的外衣下,潜藏着什么肮脏的交易呢?
  乐正绫在这艘豪华巨轮的甲板上幽幽远眺,微微的海风吹拂过,掀起她红色长裙的衣摆。
  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
  她与王子殿下相识于海岸,她的记忆也自那片海岸重新开始,据说她在一场滔天海难中侥幸逃过,被他救起。
  然而因为海难,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作为一个普通女孩,她被这般救下,对方又是对她一见钟情的一国王子,结婚,不是理所当然发生的事么?
  所有的人都说,王子喜欢她,要娶她,是她这个平民的荣幸。不嫁的话……
  没有人想过她会不同意。
  她的命都是王子殿下的,怎能不嫁给他?
  “在怕么?”背后一道清隽的男音,拉回乐正绫的思绪。
  “我陪着你呢,”冰冷的怀抱拥住她,王子的低语缓缓贴近她的耳廓,“正绫。”
  乐正绫回应他的,是羞得艳如桃花的粉红脸颊。
  “就是因为你怕,”王子的声音继续,“所以我们才更应该面对它,打败它。”
  这仿佛是个很好的理由,乐正绫微笑,不作回应。
  这位王子并不需要她的回应,一个浅浅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
  这个吻,冰冷,她没有感觉到任何感情。
  乐正绫心下警惕,眉高高挑起。
  王子殿下轻笑一声,加深了这个吻,舌头娴熟地撬开她的牙关,交换唾液。
  仍旧冰凉,乐正绫觉得,自己的温度也被带走了些许。
  她仍不回应,被动地接受,假装动情。
  比起这片汪洋大海,她更怕的,是面前的男人,这个肮脏的男人。
  “回去吧,别冷着了,”王子愉快地抱起她,并没有询问她是否想回房间,“我会心疼的。”
  乐正绫低下头去,以免自己的嘲讽被看见。
  明天,就是他们的婚礼。
  夜间辗转之间,又一次梦到了那一道模糊身影,转瞬即逝,看不清,摸不见。
  这般梦境,自回到这片海域之后,便愈加频繁,搅得她睡不安稳。
  翌日便是眼下青黑,她肤白,这点异常很容易被婢女发现。
  “看,王妃殿下昨晚激动地觉都睡不好呢!”
  “那可不,因祸得福嘛,换我我也激动!”
  碎嘴的低语,让她皱眉,她很想说,她不愿意的,是那位王子殿下不怀好意。
  可她不敢,她没有任何助力,她逃脱不了。
  白色的蓬蓬裙纱,层层叠叠,将她衬地形销骨立,白地仿佛病态。
  偏瘦的她不适合这样的装扮,她还是喜欢,那一抹红,浓烈,自由。
  戴上了那白色的头纱,乖乖拿起那束百合捧花,她朦朦胧胧地走到了同样全身雪白的王子殿下面前。
  “亲爱的,你真美!”
  冰冷的手执起她的手,他们缓步前行,踏上那条柔软的红色地毯,走到牧师面前。
  乐正绫低着头,看着脚下的红色地毯,不无嘲讽地想,怎么不换成白色地毯呢?
  “乐正绫小姐!”牧师加重了语气,叫醒了走神的她。
  “乐正绫小姐,你愿意成为诺瓦王子的妻子,不论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
  天空是不是阴沉起来了,乐正绫再一次走神,吹到身上的海风越来越大了。
  “……你愿意吗?”
  王子冰冷的手紧了紧,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异常,用渴盼的眼神看着她。
  乐正绫温柔地回看过去,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来。
  “我,不,愿,意。”
  一字一顿,简洁明了。
  王子心碎的眼神,众人的骚乱,配合着一道惊雷,化为乌有。
  她落在水里,蓬蓬的裙纱仿若水鬼的双手,拉着她一路下沉,所有的挣扎都无济于事。
  “阿绫,”哭得喑哑的声音响起,“又看穿了呢。”
  一抹蓝色的鱼尾,摇摇摆摆,映入她的眼帘。
  “天依。”她满足地伸出手,与对方相拥。
  “阿绫,还有四次,还有四次,就完成父王的考验了,我们……”
  未完的话语尽数被乐正绫吞吃入腹。
  想起来了,她都想起来了。
  她只是一尾普通人鱼,却与人鱼国王最宠爱的小女儿相爱。
  国王大怒,在女儿的苦苦哀求下答应给她一个机会,只要她能在五次轮回中都看穿王子的假象,他就允许她们在一起。
  五次轮回,一次比一次难,如果有一次答应,就要从头轮回过。
  乐正绫每一次轮回,都输在了第五次。
  国王的打算,是惩罚乐正绫一直陷于轮回中,无法脱离,而洛天依在长久等待无果之后,自会放弃。
  国王的想法很歹毒,但他是对的,洛天依在轮回外苦苦等待了十年,看着恋人一次又一次地输在最后一关。
  但他似乎想错了,洛天依从没有想过放弃。
  十年百年,她都会等下去。
  一场大海难过后,侥幸逃出的少女昏迷在海岸上,经过的本国王子顺手救起,后惊为天人,两人的姻缘一度被传为佳话,在民众中广为流传……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