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柒柒的树洞

只是一个很普通又自以为不普通的三心二意的学生罢了

VC同人文短篇(玻璃渣)无ai

  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乐正绫每日都会思考这个问题,往往得出来的答案是,于她并没有意义。
  那既如此,为什么不消失呢?
  因为,她对另一个人还有意义。
  “那个新来的转校生,仿佛天使一般,降临在我灰暗的世界。”
  合上自己黑色的日记本,乐正绫小心翼翼地将这本记录了自己内心的本子锁好藏在课桌深处。
  寂静的教室,落日余晖拉长了她的影子。
  乐正绫默默收拾好书包,回家。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回那个家。
  “正绫回来啦!”母亲笑眯眯地打开门。
  “嗯。”
  “来来来,今天喝鱼汤哦。”
  乐正绫停下脚步,“我讨厌鱼。”
  轻轻的声音,未能入耳。
  “嗯?正绫刚刚说什么?”母亲端出汤来,奇怪地问询。
  “没。”乐正绫咬唇坐下,乖乖喝汤。
  “哦对了,下个月就是你弟弟的十岁生日了哦!”妈妈仿佛突然想起来这件事。
  “当啷”汤碗落在地上,狠狠碎了一地。
  跳起来的碎瓷片划破了乐正绫的脚踝,血丝立马渗了出来。
  “呀!”母亲惊叫,“怎么这么不小心!”
  “你的身体很重要啊!妈妈好心疼!”
  乐正绫咬着唇,呆呆地看着母亲团团转地给她的小伤口贴上创口贴。
  印着蓝色哆啦A梦的创口贴,在乐正绫穿着白色凉鞋的脚踝上格外显眼,是以下课后的闲聊时间,洛天依一下子就发现了。
  “你的脚,怎么了?昨天还好好的。”
  “唔……没事,”乐正绫露出温柔的笑来,“只是不小心划破了。”
  “嗯,那你下次一定要小心哦。”洛天依点点头,转头继续和其他的同学聊天。
  乐正绫摸着酥酥麻麻的胸口,忍不住在课间偷偷地掏出了日记本。
  “天使今天关心我了呢,好温暖!”
  暖暖的太阳在今天温暖了她,给了她一整天的好心情。
  然而,她这一次在课间写日记的举动被班里的调皮蛋看见了。
  第二天,乐正绫在体育课又一次被留下,最后一个回到教室时,遥遥便看到一群人大笑着围着洛天依高声念着她的日记。
  本子上的锁被砸坏,她的秘密公之于众。
  “今天天使又对我笑了~啊哈哈!好搞笑!管人家叫天使欸!”
  “天使是太阳,温暖了我呢~哦哟哟!好矫情!”
  “洛天依!你看看这里画的,好漂亮啊!再来一对翅膀就真是个天使了!”
  “哈哈……天屎啊!好臭哟!”
  被这样对待的洛天依趴在桌子上,看着似乎是在哭。
  “不许这么说!”乐正绫红着眼,冲上前,狠狠推倒了那个男生。
  “怎么?要来保护你的天使啊?”一群男生围住了乐正绫,嘻笑着。
  “偷看别人的日记本,不要脸!”乐正绫梗着脖子顶回去。
  “就不要脸,你来抢啊!”
  乐正绫气得伸手去抢自己的日记本,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男生们举高了本子,哄笑着逗弄她。
  实在抢不到,乐正绫气急,用膝盖狠狠击中了拿着日记本的男生的命根子。
  “嗷~!”那个男生痛得下意识去捂档,日记本摔在地上。
  男生们愣住了,接着气急败坏地乐正绫打起架来。
  乐正绫凶猛地还手,始终打不过一群比她高比她壮的男生。
  这场闹剧,最后还是旁观的学生看事情不对,叫来了老师,才堪堪收场。
  男生们都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但乐正绫也没好到哪里去,她浑身青紫,鼻血不住地流。
  匆匆赶来的母亲心疼极了,崩溃地大哭起来,几乎晕倒。
  家里的女仆急忙扶住这位摇摇欲坠的贵妇人,由管家处理一干事项。
  老师虽是被乐正绫的家庭背景吓了一跳,倒也公正地问清了事情的始末。
  “乐正绫的日记被偷看了,一时气不过,才打了起来,这事儿,是您家孩子先动的手。”
  这事儿最终草草收场,她家的管家财大气粗地赔了一大笔钱出去,双方都不再追究。
  而乐正绫,被关在家里,勒令不再允许她上学。
  乐正绫苦苦哀求了整个月,最后搬出弟弟来,母亲看在她伤已经好了的份上才同意了她去学校一天。
  那是她弟弟十岁生日的前一天。
  她偷偷拿了家里的一笔钱,第二天跑去找洛天依。
  喧闹的教室,两个空位格外显眼,一个是她的,一个是洛天依的。
  洛天依,在上次的打架事件第二天就转学了。
  乐正绫四处问询,最终得到了洛天依的电话号码。
  她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拨通了那个号码。
  “喂?哪位?”声音依旧阳光温暖,看来并没有受那个事件影响。
  “我……我……打错了。”
  “哦,那你再核对一下号码吧,再见。”
  电话被轻轻地挂断了。
  乐正绫捧着手机落下泪来。
  自己,为什么要去打扰她的生活呢?
  就算能逃,她也不能给她幸福,何况……
  “小姐,天黑了,您该回去了,夫人会着急的。”
  天黑时,司机强硬地将她请上了车。
  明天,她的弟弟就满十岁了啊。
  她,到底阻碍了多少人的生活?
  这个自她来到这个家就没有见过的弟弟,明天她就要为他实现自己的意义了。
  母亲笑眯眯地再次为她端出一碗鱼汤,乐正绫静静地看着她,不肯喝。
  “怎么了?正绫快喝呀!明天你弟弟就要过十岁生日啦!我们还要一起去给他庆祝十岁生日呢!”
  “当啷”乐正绫恶劣地摔碎了汤碗。
  鱼汤的热气慢慢升起,最终归于虚无。
  看着母亲不知所措的模样,她突然觉得,心中一口郁气放了出来。
  “母亲大人,我知道你和父亲领养我是为了那颗能够配型的心脏,但至少,让我感受到一丝丝的爱好吗?”
  她最后的反抗,真的很可笑呢。

评论(38)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