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柒柒的树洞

只是一个很普通又自以为不普通的三心二意的学生罢了

VC同人文短篇(玻璃渣)不可视

  在这间小小的出租屋里宅了整整五年,这天乐正绫看着窗外欢唱的小鸟儿,窗口投进来的一方光影看起来比往常更为明亮,突然觉得自己该出门走走了。
  离开电脑,走到门口一共是二十三步,打开门,锁好,走下二十六阶楼梯,就离开了她所在的公寓楼,那扇看起来十分坚固的防盗铁门,只要轻轻一拧,就能打开。
  这一套行动连贯顺畅,似乎在脑海里演练过无数次,乐正绫恍恍惚惚地疑惑了一下。
  屋外阳光正好,暖暖地渗进她白色T恤天蓝色牛仔裤,让她有一种鸡蛋被摊在平底锅上慢慢凝固的闲适感。
  乐正绫莫名兴奋起来,之前的违和思考都抛之脑后,脚步轻快,连跑带跳地沐浴在阳光下。
  这么喜欢在阳光下奔跑,那她为什么,会在一间小房间里整整五年不曾离开呢?
  五年太久,久到她已经不能忆起她把自己封存的初衷。
  她的世界,似乎在这时光和网络的消磨下,只剩下了一方小窗洒进来的点点阳光,和每星期按时报道的家政公司钟点工。
  在公园里和纯真的幼儿玩耍,在商场里一个架子一个架子逛过去,乐正绫久不见阳光而白的过分的脸颊上泛起健康的粉红。
  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呢!
  悠悠荡荡逛到傍晚,乐正绫懒洋洋地拎着一袋小零食,往回走。
  公寓楼还是那个破败的模样,防盗门在钥匙的亲吻下轻轻打开,还是二十六阶台阶,抬头见到自己的小屋门时,少女轻巧的脚步顿住了。
  生锈的铁门前,睡着另一个女孩子,一头乱发,衣衫褴褛,可怜兮兮。
  她趴在门前的一方小小踏脚上,呼吸绵长,睡得很香。
  乐正绫突然忆起某些事,眼底的惊疑不安打消了她今天所有的好心情。
  轻轻打开自己的小屋门,跨过那个女孩,乐正绫屏住呼吸,安静地走进自己的小窝。
  很好,她没醒,只要关上门,就见不到这个乞丐一样让她心生可怜的人。
  然而,事与愿违,在乐正绫即将关上门的前一秒,女孩子突然惊醒。
  一双湿漉漉的小鹿眼睛,轻轻地朝她望过来。
  “救救我。”
  乐正绫心软了软,最终咬咬牙,重重关上了门。
  “求求你,救救我吧!”
  “那些人凶神恶煞的,太可怕了。”
  “求求你,求求你!”
  “发发善心好吗!”
  门外的祈求声由微弱,渐渐大起来。
  女孩子苦苦哀求着,声音透过门缝一丝一丝地钻进乐正绫的耳朵里。
  乐正绫抱着头,蹲坐在门边,门外,就是那个可怜的女孩。
  天,渐渐黑了。
  住在这间公寓里的其他人按时归来,对门前的女孩视若无睹。
  而追着女孩的踪迹找过来的人,也来了。
  “不要!不要过来!我不想死!”
  女孩惊惧地反抗着,最终也是无济于事。
  不想死,吗?
  这句话触动了乐正绫,她拉开那扇坚硬的铁门,赶走了不怀好意的人。
  “谢谢你。”女孩诚心实意地道谢。
  “你叫什么?”
  “唔……洛天依。”
  “那你记得你为什么被追杀吗?”
  “唔……我……我只记得我明明在上学,然后就被追到这儿了。”
  “那你怎么知道,我会救你。”
  “不,不知道啊,就是觉得,这里会给我安全。”
  “唉……”乐正绫为自己的心软幽幽叹气,“那你记住,是你自己说要留下的。”
  “嗯嗯!谢谢你!”
  “没事,反正……”乐正绫无奈地低声呢喃。
  小小的屋子里多了一个人,每日的生活变得拥挤又有趣起来。
  作为网络写手的乐正绫,很快收获了一枚小粉丝,洛天依对她笔下的文字表示各种好奇以及喜欢。
  白天两人一起做饭吃饭,洛天依嘲笑乐正绫手艺差劲,自己却是五十步笑百步。
  傍晚挤在沙发上看肥皂剧,两个人嘻嘻哈哈地学着电视里的男女主角搞怪。
  晚上挤在一张小床上,乐正绫总会不自觉抢被子,冻得洛天依瑟瑟发抖。
  还好洛天依身体好,没有出现感冒症状。
  洛天依的失忆症,似乎随着时间在慢慢好转,她已经能记起自己早已毕业,投身工作的事情了,但对于被追杀的事情,还是非常奇怪。
  当那天洛天依想起自己已经工作了几年,顺利和同事结婚的时候,乐正绫再次开口了,“如果,我是说如果,那天追杀你的人是为了你好,你会怨我吗?”
  “哈哈,怎么可能!”洛天依完全不信,“他们那么凶神恶煞的,明明就是想置我于死地嘛。”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想了,那你以后就不要怨我。”乐正绫似乎在提醒什么。
  “哎呀!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怨你啊!”洛天依打着哈哈,完全不懂乐正绫话中的深意。
  待到洛天依终于想起自己为何被追杀的时候,她脸都吓白了。
  “阿绫,阿绫,我刚刚想起,不不,只是看见我好像已经死了。”
  “嗯。”乐正绫怜悯地看着她,“你是鬼啊。”
  “啊……”洛天依呆住,“那,那些抓我的人,嗯,鬼,是要带我去轮回转世的?”
  “嗯,”乐正绫有些困倦,“但你选择了拒绝,和我作伴。”
  “那,那我就会和你一样继续活下去?”
  “不会呀!”乐正绫露出一个恶劣的笑来,“因为,你只是普通的鬼嘛!等你想起,你就要灰飞烟灭了。”
  “唔……”洛天依的身体开始半透明起来,她有些惊恐,“你……你不是救我,你这是毁了我!”
  “嗯,是你自己要求留在我身边的,我问过你了哦。”
  “啊!”洛天依惊恐万状地抱住自己越来越透明的身体,“不要!我不要消失!啊!”她徒劳地伸手想抓住自己飞离的魂魄,最终只能看着这一切消失。
  在她消失前最后一秒,她狠狠看向乐正绫,留下了最后一句遗言,“我恨你!”。
  看着同居两个月的伙伴就此消失,乐正绫恶劣的笑凝固在嘴角,最后困倦地打个哈欠,招了招手。
  黑白无常乖顺地出现,单膝跪地,“王上有何吩咐。”
  “我困了,这个游戏十年后再来吧。”
  乐正绫打着哈欠往房间走去,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回头,“下次还要这个洛天依,我倒想看看,她下次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反应。”
  “是,王上。”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