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乐正绫!除了言洛言绫都吃的杂粮粉(饿不死哈哈哈)吸绫一万遍!永不满足,绫绫绫绫绫!
聊天QQ号:2675839498不介意我回复慢的话欢迎勾搭!请!

我做真实感极强的梦已经很久了,有的写出来变成了短篇,有的一直存在我的脑子里,今天的梦让我觉得,存在脑子里太对不起它们了,所以,记下来吧,也许以后能用它们写一本书呢?
这是今天的梦。

“我”自出生便患着重病,到底是什么病父母没有告诉“我”,“我”只知道我得乖乖的,不要让情绪波动,这样我才能活久一点。
“我”记忆的第一个片段就是母亲抱着“我”哭泣,她多想“我”是个健康的孩子,多希望“我”能好好长大,而不是天天住在医院里。
“我”经常会失去一段时间的记忆,也许是所谓的急救,时间跳跃着,迎来了父母的第二个孩子,是个可爱的小团子,“我”的妹妹。
那一年,“我”六岁多点儿。
于是父母来的渐渐少了,记忆的片段开始被妹妹填充,她很活泼很可爱,还很健康。
但她很爱“我”,“我”也很爱她。
“我”感谢她能替“我”做那些“我”做不到的事情,母亲的脸上也开始有了笑颜,不再让悲苦加速她的衰老。
妹妹渐渐长大,上了小学,交了新朋友,放假时会带着她的好朋友来陪“我”,她们会在“我”面前用夸张的动作逗我开心。
“我”喜欢看她们在病房里搭积木,跳房子,窗户外的阳光洒进来的时候,觉得自己也暖了许多。
直到,妹妹身边的朋友变了。
也许是同情有“我”这样一个姐姐,她有些看不起“我”的妹妹,两个人做游戏时渐渐透漏出不耐烦的气氛。
“我”看见妹妹有时也会表现出了对那个朋友的心烦,自以为妹妹能够解决好这些事情,便没有理会。
可是事情没能得到解决,问题变得严重起来,妹妹似乎只有这一个朋友,所以她不得不委屈自己求着朋友。
那是一场不平等的友谊。
因“我”而不平等。
在“我”明白这个原因的那个下午,阳光充盈的病房里,妹妹与朋友的友谊破裂,那个朋友露出了凶恶的一面,她推倒了妹妹。
怎么能不愤怒?
“我”好歹是个大孩子,论打架不输谁,她推倒“我”的妹妹就活该被我痛打一顿,让她知道泥人也是有脾气的。
“我”凶狠地撂下一句话“我家妹妹不需要你这样的朋友!”
那个朋友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哭着跑了。
“我”扶着妹妹爬起来,她看“我”的眼神晶晶亮,大约这才是她心目中的姐姐应有的模样吧……
这是“我”坠入黑暗前的最后想法。
后来的记忆再没了光,一片黑暗,看不见只能听见。
听到医生的声音,他说“这一次熬过来说不定能好。”
听到母亲的声音,她说“乖女一定要醒来啊。”
听到父亲的声音,他说“你妹妹在哭。”
是了,剩下的,全部都是妹妹的哭声。
她该有多后悔啊。
“我”挣扎着,想要醒来,只要醒了,妹妹想要的那个姐姐从此就能存在了,她从此能有一个姐姐保护她,再不需要她尽心尽力哄着那个病弱的姐姐开心。
可是……为什么呢……

闹钟响了。
我醒了。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陆柒柒的存档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