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乐正绫!除了言洛言绫都吃的杂粮粉(饿不死哈哈哈)吸绫一万遍!永不满足,绫绫绫绫绫!
聊天QQ号:2675839498不介意我回复慢的话欢迎勾搭!请!

簪子

  及笄,在古代,这相当于女孩儿的成人礼。

  年满十五的姑娘,在家人朋友的祝福下,将少女的幼年发髻拆开,由掌梳人为她重新盘起一个发髻并用黑布包住,最后,插上一只簪子。

  及笄礼便结束了,这也意味着少女已经成年,可以许人家。

  当然,大部分女孩儿十二三岁就会开始相看夫家定下婚约,及笄礼更多的是意味着这一家的女孩儿即将大婚。

  乐正家与洛家比邻而居多年,两家的孩子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乐正家的女儿比洛家的女儿小了三岁,十二岁的她正是懵懵懂懂的年纪。

  最近被家里逼着学管家的乐正绫实在受不了,趁母亲不备偷溜出去打算换换气。

  从小玩到大的洛姐姐已经好多天没见了,乐正小包子这么想着,从洛家的后门钻了进去。

  乐正绫的洛姐姐洛天依此时正坐在自己的绣架前,认真绣着什么。

  乐正小包子搬来绣凳坐在一边,一双水润润的眼睛好奇地骨碌碌转。

  “洛姐姐,你绣两只鸭子做什么?”

  “我们之前剪了那么多花样子,怎么不绣呀?”

  洛天依的脸颊便腾得一下红了。

  “这不是鸭子,”她小小声解释,“是鸳鸯。”

  “过几年乐正伯母会教你的。”

  乐正绫不满地噘嘴,“你们藏私!哼!”

  末了还是抵不住对新花样的好奇,认认真真地看洛天依绣鸳鸯戏水。

  洛天依的丫鬟便端了点心开招待这位小客人。

  乐正绫双手捧着糕点小口小口地吃,偶尔有碎屑掉落,有些则粘在嘴角,她也浑然不觉,吃得傻乎乎的。

  洛天依便停了刺绣,拿手帕给她擦嘴。

  明亮的房间,温婉的少女,拿着粉色带香气的手帕,在她轻轻脸上拂过,痒痒的,又偏偏很舒服,让她不自觉开心,隐隐地还有些舍不得。

  那手帕却毫不留念,一扫而过。

  “你都已经十二岁了,怎么还这么傻乎乎的。”

  乐正绫便继续傻乎乎地笑,“因为我从小就有哥哥有洛姐姐呀!才不要长大!”

  说话间,又有丫鬟捧了盒子进来,在洛天依耳边低声说,“姑爷送的。”

  洛天依的脸又一次红了,乐正绫摆摆头,有些疑惑,“洛姐姐,姑爷是什么?”

  她好像听母亲提起过,可惜左耳进右耳出,这会子早就忘干净了。

  洛天依没回她,只顾着打开那个细长的盒子。

  乐正绫也凑过去看。

  是一只簪子,金丝掐边的一只蝴蝶,停留在同样的金丝掐边的花朵上,缀着细长的蓝色流苏,随着洛天依的拿起,蝴蝶的翅膀还会微微颤动,端的是栩栩如生。

  “哇!”乐正小妹发出惊叹。

  洛天依的脸这时已经烧得通红,轻轻拿着那支簪子在手里转圈圈,让那美丽的蝴蝶在眼前飞舞。

  “告诉他,我很喜欢。”

  丫鬟便应一声是,转身出去了。

  乐正绫亮着一双大眼睛,炯炯看着洛天依,“洛姐姐,姑爷是谁啊?我也想要一个姑爷!”

  这下子洛天依哭笑不得起来,放好了簪子,一双细白的手覆上乐正绫的头,“你以后也会有一个姑爷的。”

  “不过……你这家伙又不好好听伯母讲课。”

  咦?洛姐姐怎么看穿的?

  乐正小包子疑惑地看着洛天依,想不明白自己哪里露了馅。

  “我的姑爷给我送簪子,只是因为我要及笄了。”

  “啊!及笄!”乐正绫一惊,“我都忘记洛姐姐今年及笄了!遭了遭了!没给洛姐姐准备礼物!”

  洛天依便温和地笑,安抚她,“没事,洛姐姐不在意这些。”

  屁嘞!明明看到那位姑爷送的簪子那么开心,肯定是喜欢被送礼物的!

  乐正绫这般想着,掏出了自己的小工具,准备做一根更漂亮的蝴蝶簪子。

  母亲当初上课说女孩儿十五及笄,簪子是很重要的物品,还说了什么仪式来着?

  想不起来了……乐正绫摇摇头。

  金子做的蝴蝶哪里有真蝴蝶好看,乐正绫跑去花丛里捉蝴蝶,这只不好看扔掉,那只翅膀不够大扔掉,好不容易才抓到满意的。

  捉蝴蝶期间乐正龙牙经过,看着好奇,便问了乐正绫前因后果,得知后哈哈大笑起来。

  “傻妹妹,你直接去买一只假蝴蝶不行吗?有的是栩栩如生还好看的,而且你这蝴蝶捉来了,你要怎么把它放到簪子上?”

  乐正绫便不好意思地笑笑,把因为抓蝴蝶弄伤的手背到身后,至于那只好不容易抓到的蝴蝶,因为不小心抓坏了它漂亮的翅膀只能扔掉。

  翌日,乐正小包子缠着自家的大包子出了门,去买那个栩栩如生的假蝴蝶。

  一堆假蝴蝶里乐正绫挑花了眼,乐正龙牙拿来一只有黑底蓝花翅膀的蝴蝶,“你看这个怎么样?”

  乐正绫点点头,又挑了一只黑底红花翅膀的。

  乐正龙牙此人不太正经,见乐正绫又拿了一只红花的,就笑她,“怎的,你还要给自己做一支簪子么?一人一只?”

  除了颜色没什么不同的簪子么……乐正绫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张小脸突然红了。

  待乐正家两兄妹回到家中,乐正母老脸一虎,“长大了啊?知道带妹妹出去逛街,什么时候给我带个儿媳妇回来?”

  乐正家的儿子娶媳妇已经是老大难,到现在都没遇到个合适的,乐正绫嘻嘻一笑,撒开脚丫子就溜了,独留被利用完的哥哥在原地挨训。

  买到了漂亮的蝴蝶,乐正绫要做的簪子很快就做好了。

  她找了一只漂亮的木盒子,将那只蓝色蝴蝶仔细放进去,盒子上还有一道小小的锁,不懂行的人打开了就再也锁不上,是她喜欢的巧计。

  这一只漂亮的木盒子送到洛天依手里的时候,洛天依笑得极温柔,笑得乐正绫一不小心就看傻了,她摸摸乐正绫的小脑袋,夸奖道,“阿绫真棒,谢谢。”

  乐正绫捧着一颗暖盈盈的心回了家,等着洛天依及笄的那天。

  她特地在那天戴上了自己的红蝴蝶簪子,满心期待地希望会在洛天依的及笄礼上看见她戴上自己做的簪子。

  她做的簪子那么漂亮,洛姐姐一定会戴那只!

  掌梳人为洛天依解开少女发髻,系上一块黑布,从盒子里拿出那根证明她成年的簪子。

  簪子通体金色,一朵花上停留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垂下漂亮的蓝色流苏。

  洛父洛母点点头,很是满意。

  “啊……”乐正小包子低低惊讶了一声,眼睛里盛满了疑惑。

  待及笄礼结束,乐正绫又一次偷溜进了洛府,进了洛天依的闺房。

  洛天依这会儿不在,丫鬟让她在屋里坐着等。

  乐正绫一脚踏进房间,立刻就看见了梳妆台上那只显眼的木盒。

  那真的是一个很漂亮的木盒。

  只是,它仍然是锁着的。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陆柒柒的存档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