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乐正绫!除了言洛言绫都吃的杂粮粉(饿不死哈哈哈)吸绫一万遍!永不满足,绫绫绫绫绫!
聊天QQ号:2675839498不介意我回复慢的话欢迎勾搭!请!

VC 未来的我们 番外 上层的决定

  “你恨黑亦天吗?”研究员问。

  洛亦天看着面前这个死板的男人推了推他的厚底眼镜,忽得好心情起来。

  “当然恨他。”

  研究员赶紧在纸上写了两笔。

  “他杀死了我最亲近的妹妹。”

  “理由却是为了他死去的妹妹。”

  “你们应该查到了吧,他杀死我妹妹的那天,我开枪把他打成了重伤。”

  “知道我为什么没有立刻杀死他吗?”

  “他的妹妹,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是要他照顾好自己。”

  研究员面上的表情有些凝重,在纸上记下这句话,又划了两笔,以示重点。

  “我和他都一样,都是把妹妹看做最重要的人。所以不可能不把妹妹的遗言好好执行。”

  这个才14岁的男孩脸上是与年龄不符的成熟。

  “我的妹妹直到死,都叫我好好活下去。”

  “所以我会好好活着的。”

  “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杀掉黑亦天的原因。”

  “孤身一人活着,才是最痛苦的。”

  “不瞒你说,”洛亦天的脸上突然划出恶意的笑,“我敢打赌,黑亦天会故意在你们的盘问下说一些很偏激的话。”

  “相信我,他只是在故意寻死。”

  研究员点点头,厚底眼镜遮挡着的眼睛里似乎流露出一丝同情。

  该同情我吗?确实啊,我失去了最亲近的妹妹。

  “我们的问话结束了。”研究员向着门外招手。

  洛亦天便出了这间审讯室。

  他所在的可能是最平静的一间房,洛亦天暗自猜测。

  黑亦天肯定在故意激怒研究员,白言和和乐正龙牙一样是个小哭包,研究员一问肯定就吓哭了,黑龙牙不知道,但是应该与言和差不多,是个凶恶不肯吃亏的性子。

  这般想着,洛亦天顿住了脚步。

  他们俩不会出事吧?

  他在走廊等了一会儿,黑亦天怒气冲冲地出来了,看到他停住脚。

  “你在这儿等着看我笑话?”

  “是不是你跟研究员说的我在故意寻死?”

  “洛亦天!你好得很!”

  洛亦天便抱着胸往墙上一靠,一副你奈我何的气人样儿。

  黑亦天扬手就给了他一拳。

  只不过洛亦天一个偏头,就躲过了。

  “我不是在看你笑话。”不想被黑亦天影响了自己的等待,洛亦天解释了一下,“我在等言和和你家的龙牙。”

  “我担心他们俩出事。”

  黑亦天怔了怔,站到洛亦天身边。

  “他们俩不会出事的,才五岁的孩子。”

  像是验证他的话,审讯言和的房门打开了,她阴沉着脸,跟在研究员的身后。

  明明才五岁的孩子,却有着不应有的成熟。

  “让我跟我哥哥说两句话再走。”

  研究员点点头,陪她在那儿等乐正龙牙。

  走廊上一下子蹲了四个人。

  像是想到什么,言和偏头对亦天两人说,“我拿我换了我哥的命。”

  洛亦天惊得说不出话来。

  言和继续说,“我估摸着,那个龙牙怕是会死。”

  “闭嘴!”黑亦天厉声叱她,又压低了嗓子,“怎么回事?”

  “龙牙的能力攻击性太强,”言和简短地解释一下,“他们要给他做手术去掉那个能力。”

  “而我们两个言和作为可以治愈人这个重要能力的独有者,他们要我们去给大人物续命。”

  “你们知道的,能力都是用命换的。”

  言和的唇角划开一道浅薄的弧度,“拿我几十年的寿命换我哥的一辈子,不亏。”

  说话间黑龙牙的房间开了门,他被压着出来,嘴巴被封住,一句话都说不了。

  “哥哥!”白言和刚开了门,就看见自家哥哥这般模样。

  “离他远一点。”研究员拉开了她。“他很危险。”

  “那是我哥哥!”白言和挣扎了几下,无法挣脱。

  言和凑上去,拉住白言和的手,“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你以后要学会一个人生活了。”

  白言和愣住了。

  “如果可以,想拜托你照顾一下我的哥哥。”

  “什么意思?”

  白言和很疑惑,刚走出门来的乐正龙牙也很疑惑。

  言和嘻嘻一笑,抱住自己的哥哥。

  “就是我将要去迎接新生活的意思。”

  乐正龙牙还想问些什么,研究员出手药晕了他。

  言和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

  “我要求陪同手术,否则不配合后续工作。”

  亦天两人与白言和目送着言和与乐正龙牙离去,言和突然回身。

  “等我哥哥醒了,就告诉他我死了吧。”

  这个一向成熟的五岁孩子,难得红了眼眶。

评论 ( 1 )
热度 ( 3 )

© 陆柒柒的存档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