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乐正绫!除了言洛言绫都吃的杂粮粉(饿不死哈哈哈)吸绫一万遍!永不满足,绫绫绫绫绫!
聊天QQ号:2675839498不介意我回复慢的话欢迎勾搭!请!

VC 未来的我们 番外 黑南北

  黑南北住在这间病房里,已经有一个月了。

  她们此行经过这个小城市,风景秀美,天气不佳,刚到的那几天炎炎烈日晒得人看不清路,准备走的那天突发暴雨,大力坠击,伞都挡不住。

  要不是那天突至的暴雨,她模糊的视线本还能看清黑天依的口型,她们也许还能多去几个地方。

  “阿绫,今天的天气很好。”

  黑天依在她的手上写字。

  到今天,她的世界已然是一片黑暗,失了五感中的四觉,只剩下触觉的她,全凭那个在她手心写字的姑娘,那双随时随地不离开她的手,对这个世界还有一点希冀。

  “真不容易,那我们出去走走吧。”

  黑绫尽力说出这句话,她听不到自己的回馈,不知道自己的话语说得清楚与否,只能把一句话多说几遍,直到黑天依给她回应为止。

  她的手心传来些许痒感,是黑天依在说好。

  她便扯动脸上的肌肉,让自己露出一个笑来。

  黑天依便扶着黑绫往外走。

  一路磕磕绊绊,摇摇晃晃,好歹还是到了楼下花园里。

  也许是因为天气总是变化,花园里的花拼尽全力去盛开。

  “你面前这朵花特别红。”

  黑天依在黑绫的手上写。

  黑绫便开始想象面前的花是什么样,她伸出手,在黑天依的指引下,轻轻抚上面前的花。

  微凉的触感,有些许水汽,植物细胞里的液泡让它有着海绵般的轻盈,柔软又温和。

  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天上是有太阳的,晒在身上却并不灼热,因着还有微风,她能感觉到有风抚过自己的脸颊,她长长的发丝飘在脸上。

  分不清是她的,还是她的。

  “天依,”黑绫好心情地弯起她空洞的眉眼,“我觉得这种时候,我们俩得有一个吻。”

  不出意料,黑天依软软的嘴唇便贴了上来。

  黑绫试着猜测黑天依的唇齿间会是什么香味,也许会是面前的花香,也许是中午喝过的牛奶香,也有可能什么味道都没有,只是单纯的唾液分泌。

  黑天依失了味觉与嗅觉很久了……她的听觉应该也在慢慢衰退。

  也许过不了多久,两个人就都得靠写字交流了。

  黑绫搂住黑天依的脖子,脸轻轻蹭着她的脖子。

  就算看不见,爱人的脸仍旧清晰可见。

  “我今天做梦了。”她贴着黑天依的耳朵,“梦见当初我们跟着她们逃出了研究所。”

  黑绫突然发觉指尖的触感正在慢慢消失。

  “那时我们才开始吃博士发的药。”

  “逃出去后药效开始发作。”

  “但是我们那时还没动用过多少生命力量。”

  手上的触感消失停止在了手臂上,黑绫拼力让自己的手没有改变动作,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手有没有不听使唤,也许有,但是她想把她的梦说完。

  “然后我们的生命力让药效拖得很长。”

  “我们整整有一年的健康时间。”

  “只是失去五觉的时间更长。”

  “那好像更难熬日子。”

  “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也挺好。”

  “健康了那么多年呢。”

  黑绫突然感觉到有一滴冰凉的液体落在脸上,她有些疑惑,“又要下雨了吗?”

  怀里的黑天依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扶着她往回走。

  看来是下雨了,现在回去,还能装一会儿。

  待会儿她一写字就要暴露了。

  黑绫跟着她走,脚步一迈,才发觉自己整个脚掌也没了感觉。

  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

  “天依。”她突然喊了一声。

  扶着她的黑天依停下了脚步,应该是在疑惑。

  “我爱你。”

  趁着你还能听见,趁着我还能说话。

  “我也爱你。”

  黑天依低声说,不觉间已经泪流满面。

  她一手扶着黑绫,另一手握住她没了知觉的手,轻轻颤抖着。

  你在梦境中的恐惧,你失去五感的害怕,为什么就是不肯立刻告诉我呢?

  让我少伤心一两秒一两分钟,就那么重要吗?

评论
热度 ( 5 )

© 陆柒柒的存档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