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乐正绫!除了言洛言绫都吃的杂粮粉(饿不死哈哈哈)吸绫一万遍!永不满足,绫绫绫绫绫!
聊天QQ号:2675839498不介意我回复慢的话欢迎勾搭!请!

【中V全员糖段子】我们都是一家人(四)


【七夕专题

  (十三)南北

  “七夕快乐!”乐正绫嗷呜一声,从转角处跳到洛天依面前。

  洛天依吓了一跳。

  “干嘛吓我啦!”亦娇亦嗔地瞪着她。

  “嘿嘿,天天见面都没有新鲜感了嘛,所以给你个惊喜!”乐正绫理直气壮.jpg

  “明明是惊吓!”

  洛天依白了乐正绫一眼,继续向着录音棚赶去。

  “等等!”乐正绫赶紧拦下洛天依,“礼物还没送你呢。”

  是一条手绳,深蓝的手绳串着一个银制标志,是洛天依的代表符号,正中间有个一颗温柔的蓝宝石。

  乐正绫把这条手绳戴在洛天依手腕上,拨弄了一下那个标志,笑眯眯地看着洛天依求夸奖。

  洛天依叹了一口气,一把揪住乐正绫的脸颊肉。

  “你以为我会夸你吗?哼!”

  “偷偷买劳资的纪念专辑然后把配套的手链送给我是几个意思啊?!”

  哎呀被发现了!

  乐正绫被扯着腮帮子,说话不太清楚,含含糊糊地狡辩着。

  “你的标志你戴着才最合适嘛。”

  “别以为我不知道!”洛天依凑近乐正绫的耳朵,“你就是选择困难症犯了!”

  he~tui!

  “嘤!”乐正绫委屈一声,“我都没找你要礼物……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别转移话题!”洛天依撒了手,看着揉脸的乐正绫又笑起来,“我这儿也有一份礼物要给你。”

  同样的蓝色手绳,同样的银制标志与蓝宝石。

  乐正绫瞪大了眼睛,满脸委屈。

  “你这样不行!”

  “你行我怎么就不行?”洛天依强硬地戴好那条手绳,伸手与乐正绫并排比较了一番,“嗯,我比你白。”

  “嘤!”乐正绫越发委屈。

  “好啦!”洛天依揉揉那家伙被自己刚刚捏过的脸,“等你的纪念专辑出了,就拿这条来找我换。”

  被撩了……乐正绫倏地红透了脸。

  “我记住了。”

  (十四)詟学

  今天是七夕,除了当家花旦洛天依,公司给他们全体放了一天假,让他们放松放松。

  乐正龙牙便约了言和去爬山,准备在山上过夜,看看日落日出。

  想得挺美,现实总是骨感的。

  “好累啊!”言和抱怨一声,在路旁的石头上坐下,揉着脚踝。

  哀怨的小眼神看向乐正龙牙。

  “好不容易放一天假,我们干什么要出来爬山啊嘤嘤嘤!”

  “跟阿绫学坏了!”乐正龙牙敲敲言和的额头,“天天嘤来嘤去的。”

  “嘤!”言和怒呼一声,“你爱不爱我?!”

  “干什么?”

  乐正龙牙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太简单。

  “嘻嘻,”言和坏笑,“背我。”

  说着,坐在石头上的女孩摊开双手,等着那个高大的男孩蹲下。

  乐正龙牙偏头看了一眼这座山长长的石阶。

  当初是哪根筋抽了要选这么高的山?

  “龙牙~哥!哥!”言和加了重音的称呼响起,“背我嘛!”

  要死,居然祭出撒娇大法!

  罢!罢!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于是长长的石阶上很快多了一对小情侣的身影。

  一个喜笑颜开,释放了工作多日的压力,一个汗如雨下,也释放了工作多日的压力。

  嘤!

  终于爬上了山顶,乐正龙牙半弯着腰气喘吁吁。

  言和买了一瓶水,贴心地为他打开送到嘴边,笑眯眯地,“我男人真棒!”

  嘤!

  乐正龙牙擦擦汗,喝了水,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谁叫你是我老婆。”

  无奈又宠溺。

  小情侣甜蜜地对视着,又手拉手朝着日落日出之地而去。

  夜,还很长。

  (十五)墨柯

  墨清弦打开徵羽摩柯的房门,瘦小的男孩正盘着腿坐在床上打游戏。

  “吃饭了。”墨清弦一边解围裙一边轻声说。

  “等我打完这局。”徵羽摩柯头也不抬,显然吃饭大事不如游戏。

  墨清弦习以为常,放好了围裙,坐在餐桌前静等。

  帮那孩子打好的汤等他出来就是能入口的温度,然后再打饭吃。

  每顿饭明明吃得也不少,怎么不见他长大呢?总是这般瘦瘦小小的被风吹走了怎么办啊。

  手撑着下巴,墨清弦的思绪飘出去很远,直到对面人落座才回过神来。

  徵羽摩柯乖巧地端起墨清弦打好的汤小口啜饮,满意地眯起眼睛。

  墨清弦已经帮他把饭盛好,安静吃着自己的饭菜了。

  像是想起来什么,摩柯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口红来。

  “送给墨姐的。”

  金色小圆管,印着明显的商家标志。

  这是YSL2018夏季款#76肉桂棕色口红。

  墨清弦想起自己上个月好像种草了这一支口红最后忘了买。

  “谢谢。”墨清弦收下这支口红。

  像是想起来什么,“等我一下。”墨清弦丢下碗筷,进了房间。

  徵羽摩柯猜到墨清弦是去给他拿礼物,不多问,怀着期待开开心心继续吃饭。

  他可爱的墨姐啊,总是会忘记准备给自己买的东西,却总是记得提前把给他的礼物准备好。

  大概就是因为很容易忘记吧。

  (十六)心星

  “单身狗你好!”

  心华接到一个大呼小叫的电话。

  “单身狗你也好。”她淡淡回,淡淡挂掉电话。

  手机铃声再一次响起,心华有些无奈。

  “嘤!说好的好闺蜜!”电话对面的姑娘故作委屈,“今天七夕欸!我念着你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感谢我!”

  “哦,”心华应一声,“单身狗你好。”

  “我错了我错了!”对面的姑娘只好认错,“开个玩笑嘛……别那么小气啦!”

  “我没生气。”心华的声音没多少波动,“我在忙。”

  “诶诶忙什么忙啊?今天七夕!出来玩啊!”对面的姑娘终于说出她的目的,“看电影吗?最近那个一出好戏好像还不错,海伊跟我安利了好久。”

  这么一说,心华也想起来在国内这几天楚楚在她耳朵边念叨这部电影念得她都要起茧子了。

  “好。”

  “你答应啦!太好了!那我们中心广场见哦!我买票!”

  电话终于被挂断。

  心华看着一边正在等自己去录音棚的flower歉意地笑笑,“抱歉,我有个约要去赴,通告我明天回来就赶。”

  唉,那姑娘还是一如既往被宠得单纯天真啊。

  真是拿她没法子。

评论 ( 11 )
热度 ( 32 )

© 陆柒柒的存档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