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乐正绫!除了言洛言绫都吃的杂粮粉(饿不死哈哈哈)吸绫一万遍!永不满足,绫绫绫绫绫!
聊天QQ号:2675839498不介意我回复慢的话欢迎勾搭!请!

【南北糖】失明

第一人称警告,不喜勿入:

  说来事发突然,我,瞎了。

  意外发生在昨天,看我家亲爱的打篮球,那家伙实在太过帅气,阳光下挥洒汗水的女孩儿朝气蓬勃,吸引得我挪不开眼睛,结果,反应迟钝的我就没能躲开那个意外飞来的球。

  当时我的眼镜就碎在脸上了。

  还好我闭眼闭得快,眼镜碎片并没有划伤我,就是那颗篮球力道挺大,砸得我鼻血止都止不住,可能还命中了某个穴位,整张脸的上半部分酸痛不已,生理性泪水哗啦啦的。

  我当即就捂着鼻子蹲下了,周围乱糟糟的声音听不真切,半眯着眼睛却能看到我家亲爱的焦急扑过来,二话不说把我抱起来,送到医务室去,能够脑补出周围人的目光,窝在她怀里都忍不住愉悦起来,所有的疼痛也就暂时远去了。

  当时校医帮我止了血,说问题不大,回去好好休息就行。

  谁知道今早起来就看不见了。

  我的世界突然一片黑暗。

  那黑暗仿佛要将我吞噬。

  

第一天:

  我家亲爱的是被我惊恐的哭音叫醒的。

  实在是没办法,这样的事情放在谁身上谁也淡定不了,我丢了个大大的脸。

  我敢说,等我好了她能拿这事笑我一辈子!

  不过现在,我觉得很满意。

  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家伙这个时候倒是给了我必要的安全感。

  我被她抱在怀里,没了视力全靠听力和嗅觉,她身上是牛奶味沐浴露的香气,心跳极为有力,在我耳边念念叨叨。

  “你别怕,肯定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我听见她抱着我上了车,淡淡的汽油味与车上的水果味熏香融合成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冲跑了她身上的香气。

  这让我很不安。

  “怕就搂着我的脖子。”

  她把我抓着她衣襟的手拿下来,绕在她的脖子上,细长的脖子暖暖的。

  可她触碰我的手指是冰凉的,她的声音也有些颤抖,她也在害怕吧。

  我要是真的看不见了,那该怎么办。

  我的学业,我的事业,都还在刚刚起步的状态,甚至拿不准爱情是否能走下去,这简直就是给我下了死刑判决。

  到了这个时候,安静前往医院的路上,我开始胡思乱想让自己害怕起来。

  “别怕。”

  她的声音贴在我的耳边,我能感觉到她温热的呼吸,轻轻拂过我的鬓发。

  有点痒。

  “嗯。”我压下心里的乱想,答应她。

  她便轻轻在我额头落下一个吻。

  好吧,不管发生了什么,现在我家亲爱的还在。

  就算看不见,我也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医院的检查结果让我们都松了一口气,外力撞击造成的少量淤血压迫了视神经。

  不需要手术,一星期内就能够自愈。

  “傻天依。”那家伙仍旧抱着我,语气却轻佻起来,“居然吓哭了,好可怜哦嘤嘤嘤。”她学着我哭泣的声音嘲笑着。

  对于这样的嘲笑,我深觉难堪,只能埋首在她怀里,不服地哼了一声。

  说的好像你没有担心一样。

  我呸!半斤八两!

  

第二天:

  昨天一天过得有些手忙脚乱,那个打飞了篮球砸到我的男生还特地来找我道歉。

  我表现得十分冷静。

  好吧,如果诊断结果是再也看不见了,我可能会恶狠狠地一脚把他踹在地上,使劲踢他,我家亲爱的肯定也会在旁边帮忙。

  不过看在我们运气都很好的份上,没什么好计较的。

  我主要在跟我家亲爱的计较。

  毕竟这样的小伤不必要通知家里,在这里与我最亲密的只有她,照顾我的重任也就落在了她身上。

  听说我家亲爱的家庭条件挺好,从小就是一家人宠大的,简单概括一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公主。

  而这位公主大人,现在是我面前的小丫鬟。

  “我渴了。”给我倒水。

  “我饿了。”给我喂饭。

  “我想吃薯片。”打开送到我手里。

  “我想听故事。”

  “洛天依!你别太过分!”那家伙看出来我是故意的。

  “哼!”我凶她,“你才照顾我一天就不耐烦了,是不是不爱我?”

  我听见她重重叹了口气。

  “你平常不像个小孩子的啊。”

  “略!”我对着她吐舌头,“谁还不是个宝宝啦?”

  我听见她的鼻子轻哼了一下。

  “干什么?还生气啦?”我便噘嘴,“我现在可是残疾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嘤嘤嘤!”

  “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她的声音似乎有些哭笑不得,伸手摸了摸我的头,“想听什么故事?”

  她真的打开我说的那本故事书,为我念着故事。

  清朗的声音,淡淡的花香,暖意弥漫的阳台,这个下午,我想我会好好记住。

  

第三天:

  今天是我成为瞎子的第三天。

  早晨又一次被噩梦惊醒。

  也许只是醒来后世界仍旧一片黑暗吓到了我。

  我好像真的变成了一个宝宝。

  这几天撒的娇比我们交往三年来撒的娇都多。

  那家伙迷迷糊糊被我吵醒,哄孩子一样,轻轻拍着我的脊背,声音还有些含糊。

  她说,“乖宝宝,不怕不怕,哦哦……”

  做的什么噩梦早忘干净了,我只感觉到自己整张脸热得不行,怕不是红通通的。

  她拍着拍着,也就清醒了,我听见她在低笑。

  羞死人了!

  “我家的天依宝宝还知道羞啊?”

  “……”我伸出手摸索了一番,“你说什么?”

  那家伙被我捏住了痒痒肉。

  “我投降!我说的是我们天依宝宝特别可爱。”

  真是厚脸皮。

  我也厚脸皮地开始了我今天的撒泼打滚。

  “我起不来,你得帮我穿衣服!还要抱着我吃饭!”

  “好好好。”那家伙的语气还挺无奈。

  我感觉到一双手在我身上扣扣索索,在帮我解扣子,脱去睡衣。

  那纤长细嫩的指头抚过我的肌肤,所经过的地方微微痒,很快又开始变得燥热。

  我终于意识到这件事情有多么羞人。

  “害羞了?”

  那家伙清亮的声线微微压低,贴在我的耳朵边,现在,我的耳朵也整个热起来了。

  “我……”我偷偷吞了吞口水,“我还是自己穿衣服吧。”

  她突得轻笑起来,“后悔了?”

  “洛天依,”她的声音又贴在我的耳边,呼出的热气甚至铺洒在我的耳廓上,“晚了。”

  她说得挑逗,手上的动作也越发轻佻。

  穿个衣服的功夫,我被她摸了个遍。

  “乐正绫!”我气得直呼她名字,“你!你等着瞧!”

  “哎呀!”她又笑。

  我一瞬腾空,惊得我紧紧搂住她的脖子。

  “我好怕啊,等着你来瞧。”她又在我耳朵边说话。

  我气得直磨牙。

  你给我等着!一天时间还折腾不死你!

  

我家亲爱的:

  我家亲爱的一直都是个冷美人。

  戴着一副眼镜,不苟言笑,平日里跟我交流也不说太多话,是个成熟的御姐款。

  我一直以为我就喜欢她这样的。

  直到最近出了点意外,她暂时失去了视力。

  第一天早上发现自己看不见的她,哭得好可怜,哭得我心疼不已。

  好在我在她身边,能及时给予安慰与帮助。

  去医院的路上,她在我怀里颤抖着,却没有说一句害怕。

  真是不像她又还是那个她。

  医院的诊断结果让我们都松了一口气,许是看不见的缘故,她的话多了很多,一会儿没感觉到我的动静就要找我。

  像是无理取闹一般,要我给她做这做那。

  我故意逗她,假装嫌她烦。

  她就撅起嘴,问我“是不是不爱她。”

  傻家伙一个。

  她自己看不见也就不知道,那噘嘴仰头的小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

  我宠着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嫌呢。

  看不见,可能会让人变得敏感很多,这三天,她总是在早上惊醒,对我的触碰害羞非常,一举一动都多了些女孩儿的娇俏。

  今天是第四天的早上,她还在我怀里熟睡,我抱着她,半梦半醒间思考着今天该如何逗弄她。

  她轻轻抖了抖,应该是又做了噩梦。

  我轻轻拍着她的背,哄着她。

  “阿绫。”她在喊我。

  看来是要起来了,我睁开眼睛,抱着她坐起来。

  她突然搂住了我的脖子。

  “阿绫。”她又喊了一遍。

  我微微低头,看见她抬起的眼睛明亮有神,含着丝丝缕缕的爱意。

  “阿绫,”她锲而不舍又喊了一遍。

  “你好了?”我终于反应过来。

  心下很是庆幸欢喜,又有些隐隐约约的失落。

  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嗯。”她搂着我,在我下巴上亲了亲,“谢谢你。”

  “我好爱你。”

  像是低声喟叹,又像是自言自语,总之我听见了,不打算表演视而不见。

  “我也是。”我低头,看她又一次红了脸,笑。

  什么清冷款什么成熟款御姐款,我喜欢的,其实是洛天依款。

  只要是你,怎样都让我喜欢。

评论 ( 8 )
热度 ( 81 )

© 陆柒柒的存档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