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乐正绫!除了言洛言绫都吃的杂粮粉(饿不死哈哈哈)吸绫一万遍!永不满足,绫绫绫绫绫!
聊天QQ号:2675839498不介意我回复慢的话欢迎勾搭!请!

【第五人格】救赎(三)

*主cp裘医,副cp未定

*私设如山,人物设定夹带私货,各种ooc

*剧情大部分结合推演剧情,夹带了自己想写的私货

*第一次写第五剧情同人,文笔不佳,跪求温和读者

  这一次没有上一次醉得厉害,裘克迈着踉跄的步伐往回走,有些晕晕乎乎。

  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很异想天开的问题。

  如果,他和波尔卡互换一张脸,他们的地位与境遇是否也会交换呢?

  娜塔莉是不是就会爱上他呢?

  他摇了摇头,把这个怪异的想法甩出脑海,摇摇晃晃地回了他的出租屋。

  再次醒来,天已大亮,他该去工作了。

  马戏团闻名以来,有三大镇团之宝,驯兽师娜塔莉是最重要的压轴好戏,另外两个,就是名声并列的两位小丑,波尔卡与裘克。

  波尔卡总是嘲笑裘克的表演枯燥无味,但这不能阻挡观众对他滑稽表演的喜爱。

  这也是裘克一直以来过得不错的原因。

  他对自己的这份工作很满意。

  今天的马戏团也是游客爆满,据说这是因为白沙街的居民是周围几条街中最富的。

  人们认为是位于白沙街街尾的著名大学的缘故,远道而来的学子们带来大量的金钱推动了这里的经济发展,也推动了医疗福利制度的完善与文化发展的多姿多彩。

  没上过学的裘克坐在休息室里的化妆镜前,仔细将浓墨重彩涂在自己的脸上,那张不怒自威的苦瓜脸渐渐变成一张滑稽的哭脸。

  听说今天是白沙街孤儿院这个月的福利日,马戏团多了许多小客人,都是孤儿院的孩子,院长每个月都会豪气地支付这一大笔钱。

  那位院长,克利切.皮尔森先生,裘克曾见过,那时他们都是游荡于大街小巷的孤儿一员,一起干点赚钱的小活计,只是不同的是皮尔森有孤儿院做落脚点,有孤儿院的同伴们陪伴,而他什么也没有。

  现在,他是著名的悲伤小丑,人们将他们尊称为滑稽戏演员,皮尔森则成了孤儿院的院长,看起来他们这些孤儿现在过得都还不错。

  裘克想着,拿着笔的手在脸上画下最后一笔。

  他的妆化完了。

  那个身形魁梧的男人自化妆镜前站起,推开休息室的门走出去。

  欢声笑语的气氛扑面而来。

  孩子们在马戏团里转着圈子疯跑,大人们忙里偷闲,三三两两坐在太阳伞下喝茶。

  裘克路过玩具室时,马戏团主,一个已经白发半头的温和胖大叔,招呼他拿上一把刚吹好的气球,让他卖给孩子们。

  劣质的材料,用彩色胶带贴出来的图案,一便士一个都是高价,孩子们拿着对他们来说极为便宜的气球万分开心,小小的脸蛋嘟起来。

  孩子们的开心总是如此单纯的。

  裘克的眼睛里带上温和的笑意。

  只是可惜他难以温和的脸,又是滑稽的哭脸,孩子们从他手里接过气球都有些小心翼翼的,纯真的笑脸不知不觉间收敛起来。

  下午时分,马戏团里跑来跑去的孩子们手里都拿上了气球,裘克的身周变得空落落的,他偏头看见仍旧被客人们包围的波尔卡,羡慕与嫉妒同时浮上水面。

  凭什么呢?凭他帅气还是凭他微笑小丑的身份?

  他真的比不过波尔卡吗?

  裘克一直觉得自己只是长相上不如波尔卡。

  夜幕降临,又到了马戏团的表演时间。

  许多慕名而来的客人就是为了闻名遐迩的马戏表演。

  裘克的节目排在最前面,像是美妙餐点的开胃菜,让客人们快速入戏。

  今天也是与往常一样,他在台子上走着滑稽的舞步,丢三落四,左脚踩右脚不小心摔倒在地,沾到了水渍油渍滑溜溜的他爬不起来,坐在地上做出几个滑稽的动作以示努力挣扎,最后崩溃地在原地大哭起来。

  孩子们捧场地在每一个滑稽桥段哈哈大笑,裘克又一次中规中矩地结束了自己今天的表演行礼退场。

  接下来,又是他躲在幕后欣赏娜塔莉的时间了。

  在娜塔莉上场之前,还有简单的马戏表演,双簧戏表演,以及,波尔卡的表演。

  “裘克。”马戏团主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裘克便放下了偷看表演的幕布,一瞬台前台后变成了两个世界。

  马戏团主年纪其实不大,五年前从上一任团主手里接过马戏团时还妄想过红遍大江南北,一度亏损地倾家荡产,好不容易马戏团有了些名气能够稳定收入挽回几年来的亏损,也失了当初的雄心壮志,故而对像是摇钱树一样的镇团之宝从不吝啬支付高额工资。

  “有游客对我说,”团主的声音有些踌躇,“觉得你一直以来的表演都太单一了,他们觉得不值回票价。”其实那些不讲理的客人说得更加难听。

  在三个人成为镇团之宝后,裘克带来的收入一直是三个人中最低的,有时甚至低于他所得到的工资,团主一直没提过,毕竟裘克在马戏团最困难的时候也尽职尽责地做好每一场滑稽戏表演。

  只是现在,裘克的存在似乎开始变得鸡肋起来,不止一个客人向团主抱怨只要有一个小丑的滑稽戏表演就足够了,还有客人大吵着说自己的孩子每次看着这样的节目傻乐让他们觉得会影响孩子的心理健康。

  这让团主开始担心会有客人向自己索求退票乃至精神赔偿。

  “我想,”团主提出了他自以为合适的建议,“让你暂时作为波尔卡的助手一起表演,如何?”

  裘克隐藏在妆容下的脸开始发热,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与波尔卡相比就低到泥土里去?

  云泥之别对泥土又是如何残忍的事实。

  “团主,”裘克的声音在颤抖,“我拒绝这个提议。”

  “我会对我的节目做出改进,一定会让客人满意。”他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拳头。

  团主伸手抚过自己半白的短寸头,满是皱纹的脸上有几分疑惑,不明白自己的提议有哪里不对。

  “好吧。”

  独属于裘克的节目算是暂时保住了。

评论
热度 ( 10 )

© 陆柒柒的存档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