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乐正绫!除了言洛言绫都吃的杂粮粉(饿不死哈哈哈)吸绫一万遍!永不满足,绫绫绫绫绫!
聊天QQ号:2675839498不介意我回复慢的话欢迎勾搭!请!

【VC全员糖段子】我们都是一家人(五)

今天的是不舒服专题

(十七)摔伤

  乐正绫今天不小心睡过了头,赶通告的路上匆匆忙忙,下楼梯时不慎摔了一跤。

  手掌和膝盖在地上擦出了几道很小的口子,流了一点点血就自己止住了。

  在保姆车上助理帮她用酒精清理伤口,最是怕疼,她的眼眶泛了红,到底还是没为这种小事哭出来。

  但是在录音棚等着她的洛天依只一眼就发现了。

  “傻瓜。”

  预料之中的手指没有弹在自己的额头上,乐正绫小心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

  “多大的人了,还冒冒失失的。”

  她的目光,落在自己的伤口上,是满满的心疼。

  忽得就想起当初那个吃糖太多导致牙疼抱着自己呜呜哭的小孩。

  不知不觉间,她就长大了啊……

  乐正绫低头,认真道,“我下次会小心的。”

  “嗯,”对面是淡淡的应声,却突然有一颗小小的糖果出现在眼前。

  递糖果过来的洛天依眨了眨眼,微笑,故作幼稚,“痛痛都飞走了哦。”

  擦酒精时的刺痛都没有落泪的坚强,在这里突然都消失了,鼻头酸得难以忍受。

  什么嘛!她才不是三岁小孩!

(十八)过敏

  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还是碰到了什么,乐正龙牙全身都起了红色的小疹子。

  最开始,那些红点点还不明显,乐正龙牙只是觉得痒,像个猴子一样这里挠挠那里挠挠。

  言和还表示了一下嫌弃,“怎么突然像个猴子?”

  两个人今天的活动是直播问答,乐正龙牙不得不压抑着自己躁动的双手乖巧坐在那里与主持人搭话,维持他一贯的大哥人设。

  接着,红点点开始遍布乐正龙牙裸露在外的肌肤,手背,脖子,脸颊,额头。

  没错,大部分都在他的脸上。

  正巧他今天走禁欲风格,想不到会被突发的红疹毁了形象。

  直播一团糟,两个人惊恐的模样被观众尽收眼底,一不小心还上了热搜。

  言和刷刷手机,笑吟吟地偏头看乐正龙牙,“网上传你要毁容了诶。”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幸灾乐祸。

  吃了药,疹子不再是难以忍受的痒,乐正龙牙有气无力地瘫在沙发上。

  “我现在确实是毁容状态啊。”重音放在“现在”上。

  明白自己的男人不太开心,言和收起手机,坐在乐正龙牙的腿上,轻轻搂住他的脖子。

  “嗯……”她故意细细端详了一番,“你骗人!”

  高个子的女孩把头一仰,带出几分娇俏。

  “明明还是个大!帅!哥!”

  乐正龙牙这才露出笑意。

  狗腿子。

  他就好这一口。

(十九)感冒

  昨晚睡觉不老实的摩柯踢了被子,墨清弦半夜被冻醒了一次,虽然当时重新盖好了被子,但是今天起来她还是感冒了,一直好听的声音有些瓮,时不时还咳嗽两声。

  罪魁祸首徵羽摩柯对此很是抱歉,一整天都跟着墨清弦嘘寒问暖。

  墨清弦很想说她已经喝了感冒药,没什么问题了,看着跟在身后小心翼翼的小孩,难得的恶趣味一番不想让他那么快放心。

  演技浮夸的假咳嗽让单纯的小孩急得不行。

  “再喝点热水好不好?”

  徵羽摩柯双手抱着与他风格极为违和的保温杯追在墨清弦身后祈求着。

  墨清弦的嘴角上扬着极不明显的幅度,故作不舒服地推开那个保温杯,低哑的声音回道,“不想喝”。

  “呜……”小孩真的要急哭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面对比自己大那么多的姐姐难得的任性。

  从来都是她处理自己的任性,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她会有多着急,自己那样又有多坏蛋。

  “好啦。”墨清弦突然抱起了徵羽摩柯,声音也一点都不低哑了。

  “我没事。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原来自己被骗了……

  徵羽摩柯摇摇头,伏在墨清弦的肩膀上,目光沉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我现在有点困了,”墨清弦打了个哈欠,“感冒药的效果挺好。”

  “嗯嗯,墨姐好好睡一觉。”徵羽摩柯蹭蹭墨清弦的脸,下了地,拉着她回房间。

  有的小孩儿,已经到了该长大的年纪。

(二十)生理期

  在心华的粉丝中流传着这样一个传闻,关于她每个月都会随机消失几天的猜想。

  每个月他们都会有好几天看不到心华桑活跃在各个地方,心华桑到底在做什么呢?谈恋爱?补作业?还是有别的工作?

  有的人还脑补了一场大戏,写了一本绘声绘色的同人文,一时在粉丝中间广为传播。

  知道事实的心华只能淡淡笑过,也不好解释。

  她只是,生理期到了。

  真疼啊。

  每个月都不稳定,每个月都疼到不得不请假。

  止痛药对她没有效果,必须苦熬这艰难的几天。

  不过乐观地想,也算是她每个月难得的假期吧。

  “心华华醒了吗?”门外有人在轻轻敲门,想询问她是否醒来又担心吵醒还在睡的她,声音压得极低。

  心华应了一声,门外的人就开门进来了。

  依然是星尘。

  两个人做闺蜜以来相互照顾很久了。

  “这是我家保姆教我熬的粥,很暖的!”星尘把保温饭盒放在桌上,在心华的床上支起一个架子,“睡了这么久肯定饿了吧?要不要先喝点水?”

  “嗯。”心华一向淡漠的眼睛里,有了些许温度。

评论
热度 ( 19 )

© 陆柒柒的存档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