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柒柒的树洞

只是一个很普通又自以为不普通的三心二意的学生罢了

我的阿绫陛下

  其实本文还可以叫【夭寿啦!一直写渣短篇的作者居然写糖了?!】😉

  【主角抱着自己的猫,静静看着这一路走过的来往人群,不再融入,不再感伤。
  全书完。】
  打完最后一个字,天色已晚,上传云盘保存后,洛天依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站起身来准备洗漱。
  “喵~”一只棕色皮毛红色眼睛的猫咪蹭了蹭她的脚踝。
  “阿绫也要睡啦!”洛天依心情颇好地抱起这只猫咪,走进洗手间。
  阿绫这只猫她已经养了三年了,兽医说快满十岁了,是一只老猫了,她会养它完全是个巧合。
  三年前她长期不出门,靠在网上写文章赚钱,所有生活必需品靠网购送货上门,突然有一天想起来买只小宠物来陪陪自己。
  计划是买一只小奶猫来养大的,谁知一开门就看到阿绫奄奄一息地趴在自己门口。
  斑斑血痕,还有些许被火烧焦的痕迹。
  也许是哪里的流浪猫,被某些黑心的人虐待了,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吧。
  洛天依当时带着阿绫去了宠物医院,养好伤后自然就成了自己的宠物。
  洛天依把阿绫放在洗手台上,打开水龙头。
  阿绫乖乖地在湿毛巾上擦爪子,洛天依洗漱完毕后就带着阿绫躺倒在床上。
  一人一猫在床上嬉闹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两道浅浅的呼吸声暧昧地交叠在一起。
  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当它的时针分针齐齐指向12时,新的一天到来了。
  床上的少女在睡梦中翻了个身,并不知道这一晚发生了什么。
  所以,当洛天依睁开眼睛对上另一双红色大眼的时候,她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啪”棕发红眸的少女毫不客气地一巴掌拍在懵逼的洛天依脸上,“发什么呆?朕饿了!快去开鱼罐头!”
  “哦……”洛天依下意识地应声,并立刻付诸行动。
  直到洛天依看到全裸的少女掀开被子,才终于反应过来,她养的猫,变成人了?!
  “看什么看?”棕发少女低头看看自己,“原来是没穿衣服啊……”
  轻轻扬手,一套蔽体的衣裙便突兀出现,看洛天依仍然呆愣在原地,她白净的脸蛋可疑地微微泛红。
  “鱼罐头!朕要吃鱼罐头!”最后还是美食的诱惑打破了这奇怪的气氛。
  洛天依急忙将鱼罐头打开,倒进阿绫用的猫碗里,棕发少女立马过来接过了碗。
  “阿绫?”洛天依试探地唤她,伸手想摸摸她的头。
  “……”棕发少女抬头疑惑地看她一眼,然后立刻低头,忙着吃鱼。
  这神色,和阿绫吃东西的时候一模一样,洛天依的手顿了顿,坚定地抚上她的头。
  就当自己有家人了,这样也挺好的。
  待洛天依做好心里建设,棕发少女也吃完了碗里的鱼,开心地过来蹭她。
  洛天依拿起纸巾轻轻擦去她嘴边的油。
  “呐,朕吃饱了,该擦爪子了。”
  “噗嗤~”洛天依温柔地拉起她的手,带她去了洗手间。
  一番折腾完毕,俩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洛天依开始套话。
  “妖怪?我们可不是妖怪!这叫得道,我已经通过考验修得人形了,哎哟当初那雷劫砸的我哟,啧啧。”阿绫狠狠地磨着后牙槽。
  “嗯……家人啊……好像有个哥哥来着,不记得了……”阿绫歪歪头,“雷劫伤我太重,当初你要没救我我就死定了,现在只是缺了雷劫前的记忆,挺幸运的。”阿绫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抱住洛天依又蹭了蹭。
  “名字啊……这个我还记得!我姓乐正!嗯嗯!那时候你要给我取名字我就心理暗示你了。”
  阿绫得意洋洋地仰头求表扬,洛天依又是一阵抚摸。
  “乐正,绫,真是个好名字,”洛天依笑眯眯地夸奖,“那,你想要离开我出去自己生活吗?”
  “唔嗯……”乐正绫歪头想了想,“有你这个奴才伺候,朕挺舒服的,还是不要离开朕的皇宫了。”那只中二的自称朕的猫咪之魂又回来了。
  洛天依笑弯了眼,轻车熟路地给她挠下巴,伺候周到。
  这时电视放到某个广告,投放广告的公司正是乐正集团。
  洛天依恍然大悟,“难怪乐正这个姓有些耳熟呢。”
  “嗯嗯!我们可以去找我哥哥了!”
  “好呀!”
  有法术加持,俩人顺利地来到了千里之外的乐正集团总部,见到了那位乐正总裁。
  “哥哥是你吗?”记忆没有恢复的乐正绫不敢确定。
  乐正龙牙看着她了然地笑,“还好,只是失了记忆。”
  “你好,我是洛天依,阿绫这三年就是住在我家的。”洛天依忐忑地上前打招呼。
  “不许欺负她哦!”小猫咪亮出了爪子威胁,令乐正龙牙哭笑不得。
  有了这个活宝,气氛活跃起来,洛天依和乐正龙牙还有乐正龙牙的妻子言和相互认识了一番,了解了相关事项,就跟着乐正绫回去了。
  【这跟着媳妇回娘家探亲的既视感。】
  晚上,乐正绫在洛天依的教导下自己洗澡,待洗香香出来时,看见的,却是:
  温馨的烛光映照着整间屋子,餐桌上各色鱼类菜肴微微散发着香气,音乐轻快。
  自家哥哥,嫂子,还有主人,咳咳,奴才,一起唱着,“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你说,刚好生日这天恢复法力,得到人身,巧不巧!”洛天依笑眯眯地拉过乐正绫来到小蛋糕前,“快许愿吹蜡烛!”
  乐正绫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许了愿,再一口气吹熄了蜡烛。
  “唔……”
  待詟学组偷笑着打开灯,洛天依已经双唇微肿,显然被狠狠调戏了一把。
  “我觉得,三年前历完雷劫,没有法力没有记忆,正好摔在你门前,那才是巧得不得了。”送走了碍眼的灯泡哥嫂,乐正绫色气地凑在洛天依耳边,轻轻说道。
  【我许愿,我在上面,别想欺负我“涉世未深”!】
  撩妹这种事情,难道不是情到深处自然而然就懂的么?

评论(1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