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柒柒的树洞

只是一个很普通又自以为不普通的三心二意的学生罢了

VC 未来的我们 第八章 訝组的四天

  言和带着龙牙径直进了男洗手间,细细洗去他吐在辅助装置上的奶。
  “妹妹,这里是男……”。
  未完的话被言和的眼神扼杀在喉咙里。
  “你别说话,就没人知道。”
  “哦……”龙牙委委屈屈地低下头,想不明白自家妹妹怎么老是那么凶巴巴的。
  明明,明明他们是最亲密的双胞胎啊。
  “哼,”言和颇为嫌弃龙牙这小模样,“干嘛老是这样子?我又没欺负你!”
  “我……”龙牙不知道怎么说,脑电波乱得辅助装置检测不出他想说什么。
  “唉,知道了。”言和拍拍龙牙的小脑袋,“觉得自己作为哥哥,没我厉害,没我聪明,不好意思嘛,没事没事,你还小哈。”
  话说俩人都还没满两岁,想的东西是不是太多了?
  乐正龙牙懵懵懂懂地不理解言和的脑回路,傻登登地由着言和整理好了带他出去。
  “怎么样,想去玩点什么?”
  “不知道……”龙牙茫茫然。
  “嘿呀!那想不想玩水?”言和有些恨铁不成钢。
  “好呀好呀!可是……”龙牙犯难,“我们不会游泳啊。”
  “……”言和一脸嫌弃,“这个装置有自动游泳动作,而且我们可以用游泳圈。”
  “哦……”龙牙再一次委屈。
  “别这小媳妇样儿了!真是受不了!”言和捂着心口面露嫌弃。
  【是看多了吗?怎么突然觉得被萌到了?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等等,这样不正常!不可以露出痴汉样!太丢脸了!】
  嫌弃脸到一半突然想发花痴又被压下来,最后变得表情诡异。
  “妹妹?”乐正龙牙戳戳这个模样的言和,有些奇怪。
  “啊?没事,走吧,水上乐园!”
  “嗯嗯!”龙牙开心起来。
  俩人的第一天就是在水上乐园过得,甚至觉得没玩够,打算第二天再来一次。
  因为两人都还小,每天需要的睡眠时间都很长,辅助装置尽职尽责地按时提醒两人吃饭睡觉,俩人只好早早回了酒店。
  “哇~我们的奶粉是这样泡的啊!”龙牙看着自己装置的机械手大惊小怪着。
  “很好玩的样子呢!”言和也笑眯眯得。
  喝完奶,俩小娃打起了哈欠,果然觉得困了。
  辅助装置非常贴心地将俩人抱出来,轻轻放到床上,包好尿不湿。
  在床上轻轻翻身,言和非常开心地抱住龙牙,“好久好久没有和哥哥一起睡觉了……”
  “有吗……”龙牙浅浅回应着,已是坠入梦乡。
  “有。”言和傻傻地看了一会儿龙牙,也睡着了。
  一室静谧,辅助装置非常智能地为主人盖好被子后,随着主人脑电波的休息进入待机状态。
  半夜的时候,言和却被吵醒了。
  “唔……啊,阿绫……”这种隐隐的呻吟声从隔壁房间传来,让言和想起某些久远的回忆。
  她揉揉眼睛,坐起身来。
  属于她的辅助装置则随着感应开启,打开了房间的灯。
  言和用脑电波控制着,让辅助装置带自己轻轻靠到墙边……
  没错,听墙角就是她!警察叔叔这里有个小朋友在干变态的事情!
  半小时后,言和脸红红地回到床上,突然看着自家哥哥,觉得自己仿佛明白了什么……
  翌日,俩人睡到九点自然醒,吃了蛋羹做早饭,再次在水上乐园玩得开心了之后,于下午三点回来睡午觉。
  言和是在考察后定下来这个行程的,她想带着自家哥哥做一些——浪漫的事情~
  夜间游乐园那可就是浪漫的代表啊!
  言和以某种不可言说的目的带着龙牙在一群成年情侣中格格不入。
  可惜龙牙太小,他还什么都不懂。
  摩天轮自带的浪漫,以及想象中会出现的暧昧气氛,因为乐正龙牙的大呼小叫完全没有出现。
  言和黑着脸带乐正龙牙结束了这一天。
  第三天一早,乐正龙牙按照生物钟在九点醒来,身边的言和居然反常地还没醒。
  咦,好奇怪。明明妹妹以前都是醒得比自己早。
  龙牙傻愣愣地看着身边妹妹的睡颜。
  精致的五官还没长开,但已经可以窥见以后的美丽模样。
  龙牙觉得心里有种奇怪的感情浮上水面。
  长而卷的浓黑睫毛颤了颤,一双水润的琉璃蓝眸子就这样露出来。
  她带着迷茫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哥哥,然后欣喜地弯出一个温柔的笑,“早啊,哥哥。”
  “早……”龙牙又一次红了脸。
  言和眼中的笑意加深,带着龙牙洗漱喝奶出门。
  原本计划的泡温泉活动,被辅助装置的电子音驳回,言和黑着脸,带着乐正龙牙去了购物街一条龙。
  拉拉小手,懒散地走在街上,言和思考着应该说些什么活跃气氛。
  “妹妹,那边有家乐器行。”乐正龙牙突然兴奋起来。
  “你喜欢?”言和笑眯眯地带着龙牙走了进去。
  “嗯!喜欢!而且……”乐正龙牙的话断开了,他愣愣地看着面前的架子鼓出神。
  言和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同的。
  “老板!我可以试试这个鼓吗?或者,多少钱可以买它?”
  店老板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乐正龙牙,摇了摇头,“这是镇店之宝,在等有缘人,规矩摆在那里,不能卖。”
  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乐正龙牙皱起包子脸,非常不开心。
  店老板有些心软,“你可以轻轻地摸摸它,小心点。”
  “嗯嗯!”小孩子总是会因为一些简单的事情开心起来。
  言和看龙牙摸了个爽,不好意思什么都不买,就挑了个吉他,要求送到酒店。
  剩下的时间过得无聊又充实,待回过神来,天已经黑了。
  “戏剧院欸。”乐正龙牙看向远方的招牌,言和对这种有可能浪漫的活动非常支持,俩人便买票入场了。
  入座后,戏剧很快上演,这场戏故事是这样的:一个男孩爱慕着一个女孩,然而自卑使他无法将感情宣之于口,他每天偷偷地看着那个女孩,却不知女孩也喜欢他,也是不敢将感情宣之于口,俩人知道所有对方的细节,爱好,但最终俩人还是错过,各自嫁娶,互不相干,多年后再见,眼神中千言万语终究只得一个释然的微笑。
  错过,便是错过。
  “呜呜呜……”龙牙一路哭着出了剧院。
  “这有什么伤感的啊?”言和非常无语地安慰。
  “不知道,就是觉得很伤心啊。”龙牙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哭。
  “要我说啊,这故事真是矫情,为啥不敢说啊,”言和撇撇嘴,“我可喜欢你了!”
  “那不一样啊!那是男女之情,我们是兄妹啊。”龙牙成功被转移了注意力,不再哭了。
  “……”言和突然无言以对,只好转移话题,“对了,我刚刚看见天依姐姐和阿绫姐姐了。”
  “咦?什么时候?”
  “你正哭得忘我的时候。”言和淡淡地嘲讽道。
  “哦……”乐正龙牙对对手指,有些脸红。
  “我们打个赌怎么样?”言和突然恶趣味起来,“待会她们俩看了戏剧出来,你觉得谁会哭?”
  “唔……都会哭吧。”龙牙拿不准。
  “嘿嘿,我赌天依姐姐一个人哭!”
  赌约已定,俩人找了个好地方坐下,喝着奶等着看戏。
  昏昏欲睡的两小时后,戏剧散场,哭唧唧的洛天依非常好认,但是没多久就被乐正绫一把抱起,回了酒店。
  【哇啊~绫姐撩妹技能好强大!】
  “我怎么觉得,”龙牙感觉有些不对劲,“她们不像姐姐妹妹呢。”
  言和摸摸乐正龙牙的头,目光中透着深意,“那就是姐妹,我们以后也会变成那样的。”
  “哦……”乐正龙牙懵懵懂懂地接受了。
  “不过,”言和的语气变得恶趣味起来,“你打赌输了呢。”
  “唔……”乐正龙牙窘迫地四下看看,见确实无人注意,才扭捏着凑过去么了言和一口。
  “兄妹间亲亲不是很正常吗?你害羞什么?”
  “正常?”乐正龙牙懵了。
  【突然觉得自己在玩养成……】
  言和嘻嘻地笑了,“对呀!走吧,回去睡觉啦!”
  第四天俩人都起晚了,谁叫他俩昨晚那么晚才睡。
  迷迷糊糊地抱着奶瓶喝奶,言和懒洋洋地问,“今天还想去玩什么吗?”
  “没什么想玩的,我们要不要打打游戏?这些游戏是独家的,回去了就玩不到了。”
  “唔……”言和操控着辅助装置挑挑拣拣,最后在一个“恶魔之夜”的封面前停下,“那我们玩这个吧。”
  “嗯嗯!”不识字的乐正龙牙自是不知道言和的小主意。
  一趟游戏玩下来,乐正龙牙吓得眼眶鼻尖都红彤彤的,这模样深深取悦了言和。
  “嘿!哥哥,你看这里,今天做活动欸!”言和指着地图上的“鬼屋”笑得奸诈。
  “唔……嗯,”乐正龙牙呆呆被骗出了酒店,走到半路,才终于想起来,“不像刚刚那个游戏那么吓人吧?”
  “当然……吓人啊!”言和露出奸计得逞的微笑,“哥哥胆子太小了,我们去练练胆,以后就不怕了。”
  “诶!!!”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