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乐正绫!除了言洛言绫都吃的杂粮粉(饿不死哈哈哈)吸绫一万遍!永不满足,绫绫绫绫绫!
聊天QQ号:2675839498不介意我回复慢的话欢迎勾搭!请!

欢迎来到狗粮直播间(?)

 (十)两条鱼

  新的一天,阳光尚浅,这间素雅的卧室里还是一片黑暗,遮光窗帘尽职尽责地做着它的工作,而这间卧室里唯一的电器,放置于床头的闹钟,则按时发出清脆的响声。

  被吵醒的墨清弦闭着眼睛,伸手去探闹钟所在,却不小心把闹钟拂到了地上。

  闹钟被摔得发出一声悲鸣,仍旧在尽职尽责地响着。

  似是报复,墨清弦觉得闹钟的响声大了许多。

  只得无奈睁开迷蒙的双眼,趴在床边把地上的闹钟捞起来,好好地,关掉它。

  醒了就睡不着了,干脆坐起来,印着兰花的薄被从她身上滑下。

  “啊……”

  轻捂着嘴,墨清弦打了个哈欠,光着脚下了床。

  素白的脚就那样踩在柔软的白色地毯上,分不清谁更白谁更软。

  墨清弦先在衣柜旁换掉了自己的睡衣,这才一路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

  早上六点,正是微风习习,暖阳正好的时候。

  光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墨清弦直到进入洗手间洗漱前,才在玄关处穿上她的拖鞋。

  每到这时,总会好好感叹一下,当初住进来第一件事就是花了一大笔钱买地毯的自己,做得太对了!

  洗漱完毕,把一头柔顺的长发梳理好,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墨清弦仔细地看了又看有没有问题,最后点点头。

  出发吃早饭!

  煮饭是不可能自己煮饭的,又要买菜又要烟熏火燎,最后吃完了还得洗洗刷刷,哪里有出去吃了把钱一付就能走方便?

  换好鞋子,提着昨天的外卖垃圾,墨清弦出了门。

  每栋楼门口就有垃圾处理处,墨清弦并没有费多少事。

  空着手走出了小区,墨清弦歪歪头,向南去了。

  前文有提,小区向东走才是菜市场与连锁超市这样的采购地点,墨清弦向南走是动植物园的方向,当然那里还有一座公园。

  但是众所周知,我们中国如此巨大,不可能朝着一个地点去,一路上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对吧?

  是的,在离开小区向南,抵达公园前,有推着小推车的摊贩摆起了早餐一条街,晚上,这里会变成烧烤一条街,说白了就是路边摊,不在意卫生的话你总能找到好吃的最爱吃的。

  墨清弦出来踩点取材过很多次,对小区周围熟得不能再熟。

  她最爱吃的,是这条“街”的一家馄饨摊子。

  热气腾腾的馄饨很快上桌,墨清弦随手撩了一下遮眼的长发,屈腿坐在小木桌旁。

  这才突然想起,今天自己又忘记夹上发夹别住刘海了。

  真是没办法,墨清弦摇摇头,一手撩起刘海一手舀馄饨吃。

  吃完了才又想起,她今天就提了一袋垃圾出门,手机钱包都忘记了。

  馄饨摊的老板看到这小姑娘又一次吃完就红了一张秀丽小脸儿,了然地哈哈笑,“行啦,下次带过来,知道你爱忘事。”

  墨清弦羞红了脸轻轻点头,利索地鞠了个躬说“谢谢”。

  原本计划着吃完早餐四处逛逛,就算发生了这种不好意思的事情,墨清弦一时也不觉得需要更改计划,迈着修长的腿朝着公园去了。

  公园的早上,可是有许多老人家在这里练剑打太极呢。

  全都是素材。

  她能在这里待一整个上午。

  另一边的乐正绫敲响了门,却一直没有人应声,便有些忐忑。

  她不单单是个直播唱见,还是个原创唱见,很久没有更新的新曲已经做好了,现在就是约个曲绘做成pv上传。

  所以几乎是立刻,乐正绫就想到了墨清弦。

  当初见面就说过的合作,现在正是好机会。

  她不会是来得太早,墨姐还没睡醒吧?

  要是打扰了墨姐睡觉她会不会生气啊?

  这般想着,乐正绫也不敢再敲门,悻悻回了二楼。

  洛天依的早餐已经做好,正在解围裙,看到乐正绫心情不佳,便有些疑惑,“墨姐拒绝你了?”

  乐正绫摇摇头,只说是没人应门,担心自己吵着了墨清弦。

  洛天依有些好笑,推着乐正绫落座,“说不定人家是出去了不在家呢。”

  乐正绫这才恍然大悟一般,“对哦!”

  又想起来不对,“可是现在才七点!”

  洛天依真是拿她没办法,把筷子往她手里一塞,“先吃早饭!”

  “你都没见到人家面,胡思乱想什么?”

  乐正绫顺着她的话点点头,“是我犯傻了。”

  两个人面对面吃起了今天的早餐,清汤面,卧了一个荷包蛋,再撒一把葱花,简单喷香又美味。

  两个人头抵着头吃了半碗,敲门声响起。

  乐正绫嘴里含着一大口面,双颊鼓鼓得像是一只仓鼠,眼睛突然睁大,想起来自己下楼不止一件事。

  “星尘星砂!”

  洛天依也才想起来,做给两小只的面都放在厨房里忘记端出来,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起身去开门。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星砂拉着星尘乖巧地道歉。

  洛天依赶紧把两个小孩迎进来,去厨房端面。

  乐正绫眼睛骨碌碌一转,顺着星砂的话接道,“下次记得准时,面条泡久了可就不好吃了。”

  端着两碗面的洛天依瞪了乐正绫一眼,招呼两个小家伙吃面。

  星砂心下忐忑,星尘则暗自吐槽。

  明明是愚蠢的人类忘记来喊我们,我的蠢弟弟。

  星砂完全忘记了乐正绫昨天说好的今天会来叫他们,明天才开始自己踩点,星尘可记得牢牢的。

  乐正绫可想不到自己抖个机灵被某只小家伙记住了。

  四个人吃完早餐,星尘转身便下了楼,星砂思来想去,过来提议要帮忙洗碗。

  自然遭到了洛天依乐正绫两人的拒绝。

  早饭结束,洛天依把昨天晚上购买的葡萄洗出来,给星砂装了一大碗。

  星砂拗不过两个大人,无法,只好端着葡萄垂着头下楼回去了。

  弹着吉他等了一会儿,乐正绫便提溜着一袋子葡萄又下了楼,再一次去敲墨清弦的门。

  已经是早上十点了,不管是出门还是睡懒觉都该在了吧?网上联系也不回复,一直显示着“未读”状态,真是猜不透在做什么。

  敲响了那扇小木门,清脆的声音让乐正绫似有所感,门,果然没开。

  “肯定是不在家啦。”洛天依提着一袋垃圾下来,在乐正绫身边停下,“我们出去走走吧,说不定能偶遇呢?”

  只能这样了,乐正绫提着那袋子葡萄,与洛天依愉快地进行散步消食饭后水果三合一。

评论
热度 ( 27 )

© 陆柒柒的存档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