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乐正绫!除了言洛言绫都吃的杂粮粉(饿不死哈哈哈)吸绫一万遍!永不满足,绫绫绫绫绫!
聊天QQ号:2675839498不介意我回复慢的话欢迎勾搭!请!

【南北糖】醉翁之意不在酒

  三分之二的发泡性葡萄酒,三分之一的桃子酒,相比正常量多了一匙的石榴糖浆,一杯专供贝利尼(BELLIN)装进调酒杯中。

  这间酒吧的音响里永远播放着轻柔钢琴曲,隐隐约约绕在耳畔,没有安排舞池,灯光自然不是眼花缭乱的炫彩型,挑选了金灿灯光在天花板上亮着,大部分光却不直接落下,阴影保留了一半的生存空间。

  调酒师的制服是衬衫马甲,吧台掩着的长腿着了包臀裙,黑丝袜,高跟鞋,这是这家酒吧的固定制服,所有客人都知道,但从没有客人看到过。

  她拧紧调酒杯,摇晃起来,纤细的手臂与腰肢,随着自己的动作轻晃,一同轻轻起伏着的,还有她那一对健康的女性第二性征。

  接着,制作完毕的贝利尼自调酒杯落入香槟杯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

  坐在吧台前等待美酒出产的客人偷偷咽了咽口水。

  她将暖橙色的鸡尾酒在柜台上划过,递至一位顾客面前。

  玻璃杯底在木质桌面划出悦耳的摩擦声,一阵交替光芒在酒色上闪烁,最后归于安静。

  撑着头的客人抬起失落的眸子,伸手端起了那杯贝利尼。

  “每次都这样……”洛天依低声念叨,轻抿杯中酒。

  调酒师回以微笑,开始调制下一杯酒。

  “我真是难受,”洛天依继续念念叨叨,“总是同样的发展,在一起,分手,又在一起,分手。”

  甜丝丝的口感让她心情好了许多,有心情对着调酒师发牢骚,也有心情环顾这间酒吧。

  这间酒吧是酒吧街里唯一一家静吧。

  想醉生梦死的人,诸如热恋中的情侣,会去其他的闹吧,而不慎丢了心,失恋之人,便来静吧借酒浇愁。

  这间酒吧里全是洛天依这样的小可怜。

  “谈恋爱真烦人!”她饮尽杯中酒,说出了总结,又点单,“再来一杯。”

  “今天可不行了。”调酒师噙着微笑,“不过我可以请你吃冰淇淋。”

  “诶……”洛天依嘘她,“每次都是这样!”

  “乐正小姐能不能宽容宽容我!我今天可是失恋人士!”

  调酒师乐正绫继续噙着微笑,将新调好的下一杯酒递给客人。

  是一杯侧车(Side car),鹅黄酒液在金色灯光下似乎吸收滋长了一份纸醉金迷,洛天依看得吸溜口水。

  “我要一杯洁白女士!”她迫不及待地点单。

  洁白女士,由侧车变化而来的鸡尾酒之一,不同之处只有基酒被更换为杜松子酒,成品白色的酒液入口更为顺滑。

  乐正绫摇摇头,“你对我发过誓每晚只喝一杯酒。”

  因为喝下第二杯,洛天依就会从微醺跳到醉倒。

  酒疯倒不是很严重,就是会哭到他们店打烊为止,第二天酒醒了又不住后悔,觉得失了面子“要是昨晚不喝多就好了”这样的想法,最后请求乐正绫千万千万不要给她第二杯酒。

  但是今晚的洛天依实在想喝酒。

  “给我嘛!我喝了那么多次酒,酒量有提高!不会醉的!不会的!”洛天依趴在吧台上哀哀祈求着。

  乐正绫看得好笑,并不理她,继续调下一杯酒。

 只是今天似乎不同以往,洛天依对她的第二杯酒有了莫名的执念。

  一整个夜晚的营业时间,她都坐在那里祈求着。

  “洁白女士,洁白女士……求求你了么……要不红粉佳人,天使之吻,玛格丽特都行啊,再让我喝一杯吧……就一杯,呜……求求你了!”

  小姑娘双手抱在一起,在鼻尖前方不住作揖,水亮亮的眸子,真是可怜可爱。

  有的客人看不下去,帮她说话,“你要不破一次例?”

  乐正绫叹了叹气,无奈地摇摇头,手上开始行动。

  洛天依两只手停在鼻尖,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乐正绫的动作。

  白兰地,鲜奶,香草冰淇淋,最后是石榴糖浆。

  洛天依嗜甜,乐正绫每每记得给她的酒多放一些糖浆。

  “慢用。”玻璃杯底再一次在木质桌面上划出悦耳音符。

  梦(Dream)雪白的香草冰淇淋是它的主要杯中物,杯沿插上了柠檬片与小太阳伞,像是小孩子才会喜欢的鸡尾酒。

  洛天依不太满意,水润的眸子在酒杯上落下委屈的目光。

  “你欺负我!呜!”

  小姑娘还没喝第二杯酒,就醉地发酒疯哭起来。

  乐正绫惊得停了调酒的手。

  天天来喝酒,酒量没变好就算了,头一次听说还倒退的啊!

 “我要喝洁白女士!我要玛格丽特!”哭得惨兮兮,颐气指使点单的想法倒不慢。

  “行行行,随你。”乐正绫只能由着她了。

  已经醉了,那可就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洛天依一直喝到酒吧打烊,醉得一塌糊涂,趴在吧台上迷迷糊糊的。

  有客人想帮忙送她回家,她只管狠狠推开,不让谁碰她,呢哝着还要喝酒。

  乐正绫也不放心让陌生人送她回家,给她披了薄外套,扶她下来。

  洛天依迷离的视线在乐正绫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儿,像是认出来这人是给她酒喝的,便也就乖乖跟着她走。

  乐正绫半牵半扶,送她上了出租车,报了地址,衣摆却被紧紧攥住。

  “不要!不要送我走好不好!”洛天依抬起的眼里溢满了泪水,随时都要哭出来。

  “陪我……陪我回家,我不要一个人。”那语气委屈极了,活像乐正绫是什么负心汉。

  乐正绫无奈地回头看酒吧老板,老板点了头,允许她跟着走。

  洛天依在酒吧消费很久了,老板自也是认识的。

  乐正绫只好跟着上了车,送她回家。

  “嘻嘻……”收了泪水,洛天依窝进乐正绫怀里,突然傻笑起来。

  乐正绫推了一下,没推动,便放弃了,只叹气。

  “叹什么气呀乐正小姐~”洛天依继续犯傻,“你不喜欢和我待在一起吗?”

  问的什么傻问题?乐正绫扶额,“没有。”

  “没有什么?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洛天依探手又去抓乐正绫的衣襟,“告诉我呀!快告诉我!”

  “没有不喜欢。”乐正绫只好乖乖答,伸手把抓住她衣襟的爪子拿下来。

  洛天依不服,又抓上去,“不行!不能这样说!你要说喜欢!听见没有!喜欢!”

  乐正绫放弃了挣扎,顺着她,“好,喜欢和你待在一起。”

  “嘻嘻……再说一遍。”醉鬼继续傻笑。

  “嗯,喜欢和你待在一起。”

  “再说一遍!”

  “喜欢你。”

  “不够不够!要说很多很多遍!”

  “我说!喜欢你!”

  被逼说出喜欢的乐正绫,唇角露出了淡淡笑意。

  醉鬼在她怀里也露出了满足的笑,她的手,仍旧紧紧抓住她的衣襟。

  “我明天能在我的家里看见你吗?”

  醉鬼问完,终于坚持不住,睡着了。

  乐正绫看着小姑娘没有防备的脸颊,终于忍不住低头轻轻落下一吻。

  “能的。”

评论 ( 2 )
热度 ( 56 )

© 陆柒柒的存档点 | Powered by LOFTER